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補貼)第七章 黑夜的命运(上)

原作網址:


http://megalodon.jp/2011-1120-1911-56/pdfnovels.net/n9465g/main.pdf


原帖網址:


http://tieba.baidu.com/p/3866419693?pn=4


譯者:


luojunqins


间桐家逐渐消失在火焰之中的同时。在东木市的某个被黑暗包围的地方,浓密的血/腥味充满了封闭的空间,中心处有一个烛台,摇曳的烛光照亮了躲藏在黑暗角落里的身影,黑暗之中的男人的名字叫做雨生龙之介,说的直白些,他是个异常者。
喜欢将人肢/解,并从对方的痛苦中发现欢乐的杀/人狂。在杀了许多人后,不单纯只是满足于杀/人的快/感,而是对杀/人的方式,对方的反应等异常执着的异常者。然后在袭击某一家人的时候,只是玩笑性质的摆出了自以为是召唤恶魔的召唤阵,龙之介体内潜藏的魔术回路发动了,并将吉尔雷德作为caster召唤了出来。不是正规魔术师雨生龙之介成为了master。原本作为没有魔术知识的人对于英灵召唤这一几乎不可思议的光景很难接受,但是龙之介不是普通人,是精神异常者。他很轻松了就接受了caster告知他的关于圣杯战争的一切。作为快乐杀/人者,对于被称为怪物的caster甚至有着崇拜感。很痛快的答应了caster作为master参加圣杯战争的请求。
---------------------------------开始抄原文---------------------------
坐在长桌旁边的雨生龙之介面前并摆放着三排映出鲜艳红光的生/肉。
是肠/子。在长桌上的是人/类的肠/子。
雨生龙之介用非常认真地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肠/子,然后左手拿起音叉在桌角打了一下,叮,音叉发出非常清澈的声音。
在音叉那清澈的声音完全消失之前,他迅速的用右手在肠/子的各处快速点着。
就在这时
阿……
呀……
——好像很痛苦的声音忽然从黑暗中传出来
雨生龙之介仔细地听着传来的声音,并将其与音叉残留的声音像比较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很好,那么这里就是‘咪’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肠/子的一点上用大头针穿上坐下标记。而在不停颤动着的肠子/上,已经被做下了很多类似这样的音符标记。
这个肠/子似乎还活着。正确地说是这个肠/子的主人还活着。
在长桌上面的十字架上,捆/绑着一个因为疼/痛而不停啜泣的少女。他的小腹被横着切开一道口子,被拽出来的内/脏正在雨生龙之介的手中被玩弄着。
对于雨生龙之介这个把活生生的人类作为类似风琴一样演奏悲鸣歌声的注意,即使是“青须”也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为了不让被选为素材的少女死于失血过多和感染,“青须”在他身上施加了几个治愈再生的魔术,而且为了不让她大脑内的痛觉麻/痹而特意加了一些处理。
对于人体受到稍微强烈一些的刺激便马上停止生命活动这一点,雨生龙之介以前一直都非常苦恼。可是现在有了魔术的帮助,这些以前的难题全部迎刃而解了。现在的雨生龙之介可以自由自在的挥舞着自己感性的翅膀,随意发挥。
“很好,那么one more time。‘哆’‘来’‘咪’~”
雨生龙之介边自己哼边在肠子的键盘上按下去。可是随着他的动作而发出的痛苦的声音却与他的调子非常不和谐。
“……嗯嗯”
沾满鲜/血的调律师皱着眉歪起脑袋,再一次向刚才使用音叉调音过的位置按下去。而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少女发出的声音和标识的声/音却完全不同。
仔细想一想的话,虽然刺激的使用一个位置可是发出的呻/吟声却不一定就是一样的呢。这个人体乐器从设计构想上就存在缺陷。
“哎呀……真失败呢”
雨生龙之介郁闷的叹了一口气,挠了挠头。
继昨天努力设计的人体遮阳伞之后,这次的人体乐器再一次失败了。如果总是这样连续挫折下去的话,即使是龙之介也会失去自信了。
不过就在这时,龙之介忽然想起昨天自己制造遮阳伞失败后“青须”安慰自己的话。
“不管什么事,只有想法才是最重要的。即使最后的结果没有预想中的那样满意,可是这种挑战的行为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
龙之介被“青须”的话激励了。对于一直以来都不被任何人理解孤独的创造者艺术的青年来说,这句话的激励意义异常重大。
必须努力才行。雨生龙之介重新打起精神。害怕失败的话是不行的。失败是成功之母。
总之还是要向前思考。现在就放弃这个人体乐器的制作还显得太早。如果从根本上找到问题点的话,或者能够找到什么解决的办法。
而且如果抛开声音不谈,在翻弄被剥离出身体的肠/子的时候,那少女的痛苦表情也显得异常有诱/惑力。如此难得的表情就这样丢掉的话,多少也显得有点可惜。

充满了血/腥味道的空气忽然显得沉重起来。飘荡在空气中的魔术密度变得更加浓厚。一切都预示着这间魔术工房的主人回来了。
“欢迎回来。主人”
在烛光中渐渐出现的青须看都没看龙之介一眼,面无表情的样子和出门前那边唱边跳得愉快样子比起来,简直是180度的大转变。
看起来貌似在出门的时候遇到了相当的不愉快的事情。龙之介虽然有些担心,可还是迫不及待的对Caster汇报着自己研究的成果。
“主人,很抱歉。果然乐器还是做不好,不过我——”
“……还不够”
“哎?”
龙之介对“青须”忽然蹦出的一句话还没搞明白是什么意思。Caster把惊讶的龙之介扔在一边,从黑色的长袍里伸出一只手去,像老鹰的爪子一样按在被捆/绑在十字架上喘/息着的少女的脸上。

“还完全不够!这种程度”
“啊,是啊,我也发现这一点了……啊啊?”
龙之介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停下了,Caster那如蜘蛛一样的五指逐渐用力,少女的脑袋在他手中像水果一样被捏得粉碎。
“这……这……”
对于“青须”对自己的态度,龙之介并没有什么不满的表现。因为他理解现在的“青须”正处在情绪激动的状态下,所以对于龙之介的存在是完全无视。
“可恶的神啊,一直到现在还束缚着贞德的灵魂不肯放手!现在渎神的祭品还不够啊!”
在唾沫横飞大吼著的“青须”眼中,看不到一点理性的光芒。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所说的贞德,一定就是在水晶球里面看到的那个身着铠甲的女孩吧。
“大概是因为和以前女朋友的感情纠葛导致的后遗症吧”
龙之介对他同情起来。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龙之介却知道眼前这个相貌奇特的恶魔实际上是一个精神格外单纯的家伙。
“我一定要让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什么神只不过是虚假的神话。拯救世界什么的都是骗人的空话,沉默的羔羊的祈祷也绝对不会传达给苍天的!”
“嗯,是的。我知道的主人”
随声附和著的龙之介当然不知道“青须”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而他也没有深入追究的意思。对于雨生龙之介来说,他认为对别人的感情问题随便插嘴是非常庸俗的。
“只是对神的亵渎还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向世人证明神威的无能以及神爱的虚伪!我们要证明神并没有施展裁决的能力!即便是作恶多端也好,都不会受到神的惩罚。是这样的吧。龙之介?”
“啊啊,神什么的不过是那些愚蠢的民众信仰的无聊把戏而已,和那虚假的神相比主人显得Cool多了。”
“那么就让我们更加猛烈的亵渎神灵吧!我们要把渎神的祭品堆积如山然后将这场面展示在她的面前。”
对于“青须”的宣言,龙之介稍微的踌躇了一下。
“嗯,就是说……在质和量上都要超越现在吗?”
“是的。正是如此!不愧是龙之介!很好的理解了我的意思嘛!”
看到龙之介完全领悟了自己的意思,“青须”马上满脸笑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对于这样剧烈的情绪转变,龙之介早已习以为常。只是对他刚才所说的方针变换,龙之介确实一点兴趣也没有。
“龙之介,现在关在牢里的孩子还有几个人?”
“……或者的还有十一人。其中三个稍微的玩一下就死/掉了。”
“很好。首先从那是一个人开始,快点把它们作为祭/品。把它们处理掉后,在明天早上之前我们在抓新的孩子来补充”
“这……未免太可惜了吧”
毕竟大量虐/杀不符合龙之介的趣味。他最多只是享受杀/戮的艺术,而不是杀/人机器。那种一点不去体味杀/戮的感觉,只是单纯把尸/体堆积如山的行为简直就和战争与天灾没有区别,是对生命的一种浪费。而把人一个一个的虐/杀才能够体味到生命的美妙。
“青须”注意到龙之介的不满,于是满脸带着天使般的微笑,好像开导不听话的小孩一样对龙之介说道。
“我说龙之介,现在可不是应该吝啬的时候哟。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是我们的财产,所以你要持着这样的态度,要有国王一样广阔的心。请随意的浪费吧。请记住自己的财富是永远也花不完的。只要这样才和我的Master相衬。”
“像国王一样么?”
是的,龙之介是相当富有的。
龙之介对于货币什么的没有一点兴趣。对龙之介来说有消费价值的只有人类的生命。而且获得“青须”帮助的他已经不论使用什么样的手法杀/人都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想要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采用什么样的杀/人手法都是他的自由。只不过这些权利都是“青须”赐予他的。
如果说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可使随心所欲,肆意妄为的话,那和自己拥有这些东西的效果是一样的。即使是罗马教皇和美国总统也无法与此相比。雨生龙之介,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可是我还是认为使用的方式应该有一些计划。”
“龙之介阿,你受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毒害太深了,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你难免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你要知道对于贵族来说浪费是一样美德。拥有财富的人具有向世人展示自己财富的义务。而且只有这样做才能显示出财富的光芒,使其变得有意义。”
“嗯……”
“青须”几句话把龙之介说得心服口服。这位死/亡与颓废的巨匠再次受到了新的启蒙。
总之今天晚上就按照“青须”所说的,先专心把那几个孩子解决掉吧。也许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也能够找到一些新鲜的玩法。龙之介这样想着,开始变得跃跃欲试起来。
即便如此——
虽然接受了“青须”的说法,龙之介的脑海里却还是无法忘记刚才作为人体乐器的那少女的身影。
他那被“青须”捏得粉碎而现在已经看不到了的容颜——原本非常可爱呢~


与关闭了许多人的未来的黑暗相对照的,地上充满了人工的光亮。在能够看到小镇全景的大楼上,久宇舞弥站在那里,她并不是master,当然也不是servant。没有魔术的心得,也没有魔术刻印,甚至原本生于与魔术没有任何关系的家庭里的她,最苦老的记忆中,自己的手里拿着的并不是玩具,而是为了杀/人这个目的而制作出枪/械。在她的记忆中,自己出生在一个非常平穷的国家,一个把互相夺取物资,杀/人当做理所当然的国家。连维持军/队的经费都没有的这个国家,却利用神的名义为了让一小部分人奢侈的生活下去而开始了战/争。周围的人,或者是自己随时随地都会死的纷争地带,无可救药的狂气中,有人想到了。

"比起召集军队,绑架小孩子然后培养其为士兵,那样的做法更加省钱"
舞弥也是被绑架的小孩子之一。被人将枪/塞到自己手里那是舞弥最初的记忆。。。。在那之前的记忆已经不记得了。自己的父母的事情,自己是哪里出生的,自己真正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久宇舞弥这个名字也只是切嗣最早为她制作的假护照上的名字。


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比对手杀/掉自己之前先/杀/掉对手。那样的话自己就不会死。杀过多少人,这种事情已经不重要了。那里不是那种想着多余的事情仍能活下去的地方(战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舞弥是幸运的,在自己被代表死/亡的枪/弹打中之前被卫宫切嗣捡到了。然而,只学过杀/人技术的舞弥,不知道除了杀/人之外的生存方式。那样的人是无法回到普通人的生活的。而切嗣自己也没有那种能教导别人除了杀/人以外的生存方式的能力。他自己也是除了魔术师杀し就没有其他生存方式的人类。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两人其实是一样的。两人一样的在生存方式这一点上很笨拙,与普通的人生,幸福等无缘。卫宫切嗣和久宇舞弥的相遇或许只是相似的两人互相吸引的必然的结果。卫宫切嗣将久宇舞弥作为自己这个杀/人机械正常运作的必要部件,久宇舞弥接受了作为卫宫切嗣的道具的人生。两人的关系无法用简单的例如夫妻,或者恋人的词汇来形容,但却有着在那之上的坚固的牵绊。


然而,数年不见后再会的切嗣和舞弥印象中的切嗣不同。入赘了爱因斯贝伦,娶妻生子。对于这些事情舞弥没有想什么,这是切丝的自由。然而或许是由于这些事情导致了切嗣心中的什么发生了动摇。舞弥印象中的切嗣是能够如同机械一样正确无误的行动,对于杀/人没有任何犹豫,对于杀/人不抱有任何感情,杀/人对于切嗣来说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机能一样,至少舞弥印象中的切嗣应该是那样的。但是现在那个心目中的形象动摇了。仿佛对自己的行动抱有了疑问。


从再会开始的时候虽然就有一丝迹象,然后在港口汇合的时候就非常明显了。舞弥的直覺告诉自己切嗣和自称第8名的servant的复仇者在接触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从切嗣那里获得的资料里servant应该只有7个,为什么会存在本不该出现的第8个。。?
”滴滴“将舞弥从思考中拉回现实的是手表的电子音。机械的电子音宣告的是作战开始的时间已经到了。
”切嗣“
舞弥抬起了头。现在舞弥所在的是尚未完成的东木中心大楼的预订为38楼的钢筋之上,然后眼前的是东木凯越酒店,32层目前东木最高的建筑物。而目标就在酒店的最上层。

”该死,什么第八人的servant,什么狗屁复仇者。。。。“
酒店最上层,包下了总统套房的男人的名字叫做肯尼斯·艾卢美罗伊·阿其波卢德(太长了,以后简称肯尼斯)作为魔术的名门,阿其波卢德的现家主,同时也是英国的魔术师总部时钟塔中最年轻的教师之一。被所有人都认为是天才,未来前途无量的魔术师。同时也是这次圣杯战争中lancer的master。然后如果是知道他的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的话到底会有着怎样的感想呢。脸孔由于愤怒而扭曲,青色的瞳孔中浮现着血丝,一直整齐的头发也有些微的凌乱。和他平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lancer!!“
”-----在,随时等候您的命令“
lancer毕恭毕敬的出现了在了肯尼斯的面前行了臣下之礼。看到那个样子的肯尼斯冷静下来的进行了一次深呼吸。
”。。。。传说中负有盛名的迪卢木多奥迪那双枪的实力,我确实看到了“
”吾主啊,您过奖了“
lancer低下了头,但是看着lancer的肯尼斯的眼中并没有赞赏,而是仿佛以看着仇敌般的眼神俯视着lancer。
”问题是在那之后。。。。。lancer,你发过誓要将圣杯献给我的吧“
”是“
”那么,为什么连受了伤的saber都没有打倒呢?“
”那是。。。。“
从客观来说的话,lancer在战斗中的表现已经十分精彩了。虽然没有打倒saber,但是能够用黄蔷薇造成无法治愈的损伤已经算是非常好的战果了。而且之后由于其他servant的搅局,最后没有打倒saber并不是lancer的问题。但是作为的魔术师的肯尼斯对于中间的过程并不感兴趣。他只是对lancer没有成功消灭saber这一结果而表示不满。
”而且还让那个莫名其妙的复仇者什么的servant随便说出了侮辱我的话之后还能无伤的全身而退。。。。。“
关于saber,最后没有能彻底打倒或许还和lancer有关。但至于复仇者,会造成那样的结果,更多的责任其实在于肯尼斯自己。用令咒命令lancer和berserker合力对付saber,若之后没有意外的话。也不算一招臭棋,至少可以确实的打倒saber。然后问题是在那之后,被敌人挑衅的肯尼斯发出了与令咒矛盾的命令正是肯尼斯最大的失败,因为这个,lancer在和复仇者战斗的时候无法拿出全力,不然的话,即使无法打倒对方,至少也能占有一定的优势,或许还能用黄蔷薇得到一些战果。
然而lancerr并不是那种会直接指出master错误的人。
”啊啊,是啊。都是我的错,被复仇者轻易挑衅的我,那么容易的就中了他的陷阱。无法让你发挥全部的实力,你是想这么说么?“
”吾主,没有那回事,全部都是我能力不足所致。“
”嚯。。。也就是说著名的迪卢木多奥迪那连那种都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无名的英灵都不如么?”
完全只是单纯的泄愤。
“适可而止吧,肯尼斯”
正在挖苦lancerr的肯尼斯停止了动作。刚才还趾高气昂的他战战兢兢的回头。从屋里走出了一个女人。
虽然长着好似燃烧的烈火一样的红发,而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凛冽的冰雪美人。年纪看上去比凯奈斯稍微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娇艳女子。一眼看上大便能够感觉到是一位感性而高贵的千金小姐。从她那充满严厉的目光中所散发出来的威严气质使其好似女王一般。
“lancer已经做的很好了”
以凯奈斯的性格,这个时候没有爆发实在是不可思议。不过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性对于他来说是非常特别的存在。
索拉.娜泽莱.索菲亚莉(以后简称索拉),凯奈斯的恩师——降灵学科长索菲亚莉学部长的女儿。而且是完成凯奈斯光荣的命运女神——也就是说,她是凯奈斯的未婚妻。
两大名门阿其波卢德家同索菲亚莉家的婚礼,绝代的天才和学部长的女儿的组合,这在时钟塔是广为流传的佳话。虽然索菲亚莉家传的魔术刻印传给了继承家业的长兄,索拉作为魔术师并没有太高的地位,但是在她身上也是流淌着索菲亚莉家代代相传的魔导之血。拥有超出常人很高级别的魔术回路的索拉,和被称为“天才”的凯奈斯的结合。一定会为阿其波卢德家带来更加优秀的下一代吧。
可是——即便在旁人眼中看来有多么辉煌的未来,可是对于当事者来说,未必就真的有那么幸福。
用侮蔑的眼光看着未来丈夫的索拉和因为觉得屈辱而脸色难看的凯奈斯,现在这两个人的样子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产生感情和睦的感觉。
“索拉。。。可是,lancer很明显是在享受战斗的乐趣。和saber的战斗也好,和复仇者的战斗也是,就是因为那样所以才没有成功打倒saber,复仇者也无伤的逃走了”
“没有成功打倒saber是你的判断miss吧,那个叫复仇者的servant说的没错。你的判断存在很大的问题”
“库。。。可是,saber是很大的威胁啊。你不是master所以不明白。saber的能力全面超过了lancer。那么趁她受伤的机会一口气打倒她这不是很自然的选择么”
“抓住敌人的弱点是你的策略的话,那为什么你放着saber的master不管呢?”
肯尼斯无言以对,如果是其他人用这种口对肯尼斯说话的话 事情不会这么轻易结束。肯尼斯的自尊心非常强,受到的屈辱双倍返还对手是他的做事方式。可是在索拉面前他就是无法抬起头。
“不管怎么看,那个爱因兹贝伦的女master都完全没有防备,而你所做的就是躲在一边呆呆的看着lancer战斗,难道你忘了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什么么?”
“没。。没那回事”
能够在原本的契约体系之上再加入自己的设计,你确实是天才呢,不愧是被称为降灵科第—天才的人”
即便是对于赞美的言辞已经听厌倦的凯奈斯,当这些词语从索拉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仍然百听不厌。
而事实上索拉对他的评价并不是单纯的奉承。为了这次的圣杯战争凯奈斯所准备的秘术,将“创始御三家”所设定的战争规则从根本上颠覆。
Servant和Master之间本来是只有一条因果线的。而将魔力供给和令咒权利分开,由两名召唤者分别掌握的技术,凭借凯奈斯那天才的能力将这不可能实现的技术实现了。
拥有令咒的魔术师就是凯奈斯,而为Servant供给魔力的人则不是别人……正是索拉。他们可以说是二人一组的Master。
“你不像其他master一样收到了必须给server的魔力供给的限制。虽然作为master,但是却能完全发挥自己作为魔术师的能力”
“是。。是那样的。。”
“再怎么占据有利条件,不去利用的话就完全没有意义,不能用的宝剑比锈掉的匕首还没有价值。”
肯尼斯的脸涨的通红。但是他依然在忍耐。因为眼前的人是索拉。自己恩师的女儿,能够给自己的未来带来光明的女人,更重要的是那是他内心真正深爱的女性。在只是不断的披露自己的才能去争取他人的赞扬的肯尼斯的人生中几乎没有什么恋爱经验,除了自己之外,索拉是他第一个喜欢上的“他人”。由于缺乏经验。他对索拉的感情表达方式仿佛是对女神的崇拜一样。
“而且,没有任何准备就和那个复仇者的servant正面交锋是很危险的事情,lancer没有追击是正确的选择的。“
然而索拉似乎并没有接受肯尼斯的感情。视线离开了肯尼斯,看向lancer的索拉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相对的lancer仍然低着头,没有看向索拉,只是沉默的等候自己主人的命令。看到那情况的肯尼斯的心中涌起了黑色的感情,他从索拉的视线中看到了索拉从来没有对自己发出过的感情。
”。。。那个servant同时拥有着能够束缚servant和切断servant与master之间原本契约的宝具。并且还有着能与servant再契约的能力。“
想到那个servant,肯尼斯不禁咬牙切齿,已经得到了berserker的那个servant,正面与他战斗的话太危险了,但是就这么放过他,肯尼斯又不甘心。让自己掉入了陷阱,被索拉训斥的始作俑者就是那个servant。除了索拉意外他无法原谅任何人对于贬低自己或者对自己指手画脚的行为。在这点上,肯尼斯就像任性的小孩一样。

”lancer“
”在“
”那个复仇者。。下次再见面的话,无论如何也要杀掉他“
”了解,我以手中之枪起誓“
lancer对于lancer的回应肯尼斯只是哼了一声便走向了自己的工房。 
"lancer,不需要在意哦,你能从战斗中无事归来就是最好的结果"
“感谢您的关心,索拉大人,但是请不要再对master进行责难”
抬起头的lancer笔直的看着索拉,虽然没有瞪着的感觉,但是视线还是让人感觉很强烈。
“对。。对不起,我也稍微有些说过头了”
一直到刚才为止都好似女王一样威严的索拉,被Lancer一句话说完之后,马上像害羞了一样低下眼睛,道起歉来,在谁看来这种转变都未免太突然了。
“没有,我才是说出了无礼的发言,请原谅”
脸色微红的索拉或许没有发现,但是lancer已经知道了索拉变化的理由,但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刻意的回避与索拉的接触。 “爱的黑子” lancer左眼下方闪烁着光芒的黑痣,那是传说中能够能够自动施展魅惑的“泪痣”。虽然像索拉这样的魔术师应该是能对魅惑的效果做出抵抗的。但是不知为何,至少现在的索拉很明显对着lancer抱有特殊的感情
“索拉大人。。”
“恩? 什,,什么?”
“关于复仇者的问题。。”
为了改变现场的气氛,lancer提出了问题。
“复仇者的master到底是什么人呢?现在不但掌握了2个servant,而且其中之一还是消耗魔力最高的berserker,普通的魔术师能够做到同时给这2个servant进行魔力供给么?”
lancer的话语让索拉陷入了思考。确实很奇怪,虽然与berserker签订契约的是复仇者,但事实上复仇者提供给berserker的魔力也是需要由master这里供给。实质上还是等于对方的mastrer同时提供魔力给2个servant。即使是专门为了供魔而改造的人造人也有着自己的上限。更何况其中一人是berserker,过去的圣杯战争的记录中,就曾有过berserker的master最后由于魔力枯竭而自灭。而对方现在的情况明显已经超出了个人的master能够做到的范围。即使是让servant吸食普通人的灵魂应该也是远远不够的。
“或许对方也和我们一样,并非只有master来提供魔力,而是通过一定的手段使得有复数的魔力提供者。又或者对方有着巨大的魔力存储的物品,通过物品来提供魔力”
正当索拉一边分析一边告诉lancer的时候,忽然传来的震动打断了她的话语。
“怎么回事?“
火/灾的报/警声响了起来。听到动静的肯尼斯从工房里走了出来,同时拨通了酒店的电话,询问一番后。
”看来是着/火了“
肯尼斯说出了酒店人员汇报的结果,索拉的眉头皱了起来。
”火/灾?“
”只是小规模的着/火,而且火源十分分散,很明细是有人故意放/火。哼,怎么会这么巧?“
肯尼斯恢复了平时的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
”明显是驱散普通人的行为,对方也是魔术师,看来也是不希望在有闲杂人等的地方开战呢。lancer!!“
”在“
lancer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只等主人的命令,
”看来之前在港口的家伙还没打够呢。那么之前的失态你就好好弥补吧“
”是。我也正有此意,这次一定会用我的枪为master带来胜利“
这个时机进攻攻来的,最有可能的是被必灭的黄蔷薇刺伤的saber。带着无法治疗的伤口继续作战非常不利,所以才想要尽快打倒自己吧。和saber的战斗也是自己所期待的,这次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分出胜负。
“去下面的楼层迎击吧。不过别简单的就把对方打跑哦?”
肯尼斯的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理解了master意图的lancer点了点头。
”知道了,切断对方 退路将对方逼到这一层就可以了么?“
这个酒店作为凯奈斯的活动据点,当然需要对其进行彻底的改造。这种改造不是物质上的,而是指魔术的强化。在这个全高三十二层的建筑,被凯奈斯的结界所覆盖的就有二十四层。这里甚至可以被称为魔术堡垒。而且这里还有三台凯奈斯专用的魔术炉以及代替猎犬而召唤来的的数十只恶灵和魍魉。就连下水道也没有遗漏,凯奈斯将走廊下面的空间异界化了。这个场所的话,就算是赢不了servant,至少也能与其像样的交战,如果是master进入的话就必/死无疑。肯尼斯对自己的工房有着如此自信,


”啊啊,既然客人都来了,那怎么不能不好好的招待呢“
终于抓到能报复的机会的肯尼斯脑内已经浮现出了玩弄虐/杀对手的场景。
”等,等一下“
发出声音的是索拉。肯尼斯的脸上有一些不满,虽然索拉是自己重要的女人。但这次参加圣杯战争的人是自己,自己有着凭自己的魔术从圣杯战争中胜出的觉悟。毕竟肯尼斯也是男人,
”什么事?索拉“
”我认为先调查一下来攻击的是哪一组servant比较好。“
索拉认为肯尼斯现在的举动只是幼稚的复仇心所致。这个男人,虽然自己没有发现,但是很明显的小看了对手。在港口复仇者对他的评价以及挑衅他入陷阱的事情让他有些血气上头了。目前为止他一直都是人人称颂的天才,这个反差让他无法接受吧。必须让他冷静下来。
”没那个必要,不管来的是什么servant,我们都不会输,不是吗?lancer“
”是,无论是什么敌人,我也会用我的枪将其刺穿。“
lancer虽然没有肯尼斯那样的自大,却也已经是战意满满。看来已经无法阻止了。
”但是,万一来的是那个复仇者呢?对方可是带着berserker,难道你要让lancer一对二么?“
索拉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但是这个理由却起了反效果。
“哼,那更是求之不得,正好连berserker一起打倒,一定要让那个不知道从冒出来的无名之辈付出愚弄我的代价”
听到复仇者的名字反而让肯尼斯更加激昂,果然这个男人有些地方幼稚的像个孩子。而lancer也期待着与复仇者的再战,在港口由于令咒的限制无法用尽全力,虽然对方好像还有什么底牌的样子,但这次能与器全力一战也让lancer的斗志高扬。虽然两者的出发点不同,但现在主从二人打倒复仇者的目的是一致的。
然后与这两人不同,索拉并不希望lancer和复仇者交战。当然,复仇者是不可小视的对手,在港口看到的战术,拥有着复数宝具的,让人摸不清深浅。但只是这样的话,archer则是更加深不可测,其他的servant也一样不是平凡之辈。并且圣杯战争只要还在进行,那么想要获胜就必须打倒其他所有的servant才行。
“不用担心,索拉,我会胜利的”
肯尼斯虽然毫无根据却依然自信满满。
索拉对lancer和复仇者的战斗感觉到的不安的原因或许索拉自己也没有察觉到。那当然不是为了肯尼斯,索拉最害怕的是,在港口复仇者使用的宝具,破戒する全ての符。那个宝具能将servant和master之间的契约切断。自己和lancer的牵绊有可能被切断。这才是她最害怕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