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補貼)第七章 黑夜的命运(下)


原作網址:


http://megalodon.jp/2011-1120-1911-56/pdfnovels.net/n9465g/main.pdf


原帖網址:


http://tieba.baidu.com/p/3866419693?pn=4


譯者:


luojunqins


被改造过的通信同路所连接的并不是电话信号,而是C/4/炸/弹/的起/爆/管。

炸/弹的爆/炸只是非常小的规模,爆/炸的声音甚至部没有传到酒店的外面。

可是,取而代之在夜空中回响的,却是钢筋混凝土开始分崩离析倒塌的恐怖声音。

发觉到周围异常的避难者们,看到高耸着的建筑发生突变惊恐地叫道。

“酒店,酒店塌了!”

全高—百五十多米的高层酒店,保持着自立的姿势,就好似被地面吸厂进去一样崩倒了,因为所有的外墙都向里面倒塌的原因,没有一片碎片进到外面,只有因为倒塌产生的粉尘将四周的街道湮没。

定/向/爆/破——主要用来破坏大型高层建筑而使用的高/级/爆/破/技/术,借由对承重墙和关键支柱的破坏使建筑由于自身的重量而向内侧压下。使用最少数量的炸/药,达到完全破坏的目的,对于精通古今内外所有爆/破技术的卫宫切嗣来说,对于这种破坏的艺术有着非常独特的心得。

这个冬木市中所有作为魔术师根据地的建筑都被记载在卫宫切嗣的破坏名单上,而冬木凯悦酒店便是其中之一。切嗣预先取得了建筑的设汁图,在其中寻找到设置/炸/弹/的爆/炸/点。只要做好完全的准备,实际的操作连一小时都用不了。

避难者们虽然已经尽可能地远离大厦倒塌可能波及到的范围,但是仍然被倒塌所产生的灰尘吹得灰头土脸,陷入—片恐慌之中。切嗣边看着骚动的人群边看准了一个风小一些的间隙把手里的烟点燃。

“舞弥,你那边怎么样?”

“一直到最后三十二层都没有任何动静。目标并没有从大厦中逃出。”

舞弥在这里是为了如果肯尼斯从倒塌的大楼里逃出来的话对其进行狙/击。然后目标直到最后也没有出现。如果不是使用了空间转移,那么肯尼斯和他的未婚妻应该就死在了那片废墟之下了。

确认作战结束的舞弥收起了狙/击/枪准备撤退的时候,常年实战的直感敲响了警钟。

“感觉很敏锐呢。。。女人”

在停下脚步的舞弥身后,传来一声低沉而冷峻的男声,那声音在空荡荡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中回响,叫人无法判断它的出处。

舞弥没有回答也没有出言询问。只是冷静地,使用她那敏锐的直觉寻找着对方的位置,并将腰中的9mm口径手/枪掏了出来。

对于存在于这个地方的第三者,并且发现了舞弥存在的人——不管他是谁也好,只因为这—个理由便可以成为舞弥的射/杀对象。

“——哼,觉悟也很不错呢。”

隐藏在暗处的男人,好似嘲笑一样地说道。

就在这时,有—个什么东西被从某个柱子的阴暗处扔到舞弥的脚下。

瞬间把枪/口指向那东西的舞弥在发现被扔过来东西并没有危险后,又迅速地把枪/口对准了扔出物体的位置。不过即便如此舞弥仍然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被扔过来的东西。

是小动物的尸体。

蝙蝠。而且从这只蝙蝠的腹部带着一部CCD照相机来看,这应该是舞弥放出作为使魔的蝙蝠没错,这是被放置在冬木教会旁边,失去消息的那只。

而特意把这只蝙蝠的尸体扔过来的人。不用问也知道是谁了。而对方似乎也没有再继续隐藏自己的意思。慢慢地从自己藏身的柱子后面走了出来,将自己暴露在舞弥的视线与枪/口之下。

面前这个充满了威严的压迫感的男人,身着漆黑的修道服,舞弥是认识他的。

“言峰.绮礼……”

“喔? 我应该是第一次和你见面吧。还是说你从其他方式知道了我?那样的话,你的身份大约也可以猜到了。”

舞弥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心中后悔不已。

绮礼即使面对着舞弥的枪/口也没有显露出一丝的不安,继续泰然地说道。

“不过。。。。居然把整座大楼都爆/破了,实在无法想像魔术师会采用这种手段呢。或者说他并不是以魔术师自居?”

言峰毫不在意对着自己的枪口,转身看向曾经是大楼的方向。居然露出了这么大的空当,却反而让人不敢随意/射/击,对方是曾经担任过代行者的人。

“只有我一个人说话也很无聊呢。。。小姐,你也说些什么吧,本来应该代替你在这里的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呢?” 

在被问到这一点的时候,舞弥对于言峰绮礼做出了新的判断。必须杀/掉眼前的这个男人。

舞弥速/射的枪/声响起。被称为/军/用/弹/的9mm口径的威力,虽然杀//伤/力不俗,但却还不够威胁。所以为了有效地杀伤/对手,向腹部的/三/连/射/便是关键。与能够瞬间致/死的那微小的致/命/点比起来,攻击容易命中的位置使人/重/伤/显得更加有效。这是作为杀/人技术的射击铁则。

但虽然如此,舞弥的子/弹所击中的并不是修道服下/的内脏,而是坚硬的混凝土地面。做出躲避的言峰绮礼的动作,即使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也不会比子/弹超音速的速度更快,而是他在舞弥/扣/动/扳/机/之前便预先判断了她的思考,提前做出行动。应该惊叹的是言峰绮礼对战术的判断。预读了舞弥开/枪的时机,从而躲避开子/弹的射/击,这即使在魔术的领域来说,也已经超越了常人的能力。

不仅如此——

在那瞬间翻身躲避起来的人,不是绮礼而是舞弥。她的右手沾满了血迹,而本应握在那手中的手/枪带着金属的声音掉落在地面上。而且她那充满惊讶的目光,盯在刚才她一直背靠着的柱子上面。赫然插在那柱子上面的利刃闪着寒冷的光芒。

刀刃长达一米的薄刀让人联想到击剑所使用的武器,作为刀剑来说其剑柄非常的短,这是圣堂教会的代行者专用的投掷武器,被称为“黑键”。就在刚才,划伤舞弥右手背,击落她手/枪的便是这个。绮礼在躲避手/枪/子/弹的同时,投出的这把武器。

虽然是用手投出的武器。却拥有能够刺入钢筋混凝土威力。可即便如此,却只是击落了舞弥的手枪,并没有取其性命的意思。故意用出这么大的力量,恐怕是为了既夺取对方的武器同时 也要破坏对方的斗志吧。最好能活捉对方——毕竟舞弥还没有回答刚才绮礼提出的问题。

“身手不错嘛。相当敏捷呢。”

攻守逆转之后完全占据了主动位置的绮礼,充满悠闲地慢慢走过来说道。而在他的双手中再次多出一把黑键。黑键的长刃部分全部是由魔力构成的半实体,携带的时候只要拿着细小的剑柄部分即可。在绮礼那宽大的修道服之中究竟携带了多少黑键恐怕谁也不知道。

作为圣堂教会代行者的基本装备之一的黑键,虽然威力不俗但其使用起来非常困难,能够熟练运用其威力的必须是手法相当高强的达人。而如此稀有的高手,貌似就被舞弥现在给碰上了。

舞弥并不是武者只是士兵而已。所以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战绩,只有对战况的分析。言峰绮礼的战斗能力很明显的完全凌驾于自己之上。在现在这种既没有装备也没有有利的地形与策略的情况下,承认自己的失败才是明智的。

“怎么了舞弥?发生了什么事情?”

耳机里面传来切嗣的声音。口袋里的移动电话貌似还在跟地面上的切嗣保持着联系。可是——现在的舞弥无法回答,他能够听到舞你的声音。那恐怖的代行者的真实目的并不是舞弥而是切嗣。绮礼所判断的舞弥是切嗣的部下。一切都是按照切嗣的指示行动这一观点,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怎么了?不寻求帮助吗?卫宫切嗣就在这附近不是吗?”


--------------------正义伙伴登场-------------------------------------


这对于舞弥来说是最坏的结果,言峰绮礼的目标是切嗣。。。如果继续被困在这里切嗣一定过来。不能让切嗣现在毫无准备的与眼前的人见面。

绮礼为了确实的抓住舞弥而踏出了脚步。

“看来你没怎么学过该如何对待女性呢,言峰绮礼”

忽然传来的声音,让绮礼停止了动作。举起了黑键并环视四周,不过声音的主人并没有躲起来。绮礼和舞弥几乎是同时发现了,在供水塔的上面俯视着自己的如鹰一般的视线的主人。

“。。。。复仇者。”

绮礼瞬间认出来了对方,在港口出现了,自称为第八人的servant,复仇者。漆黑的外套随着夜风飘舞,银发在黑夜中显得十分刺眼,。

“ku。。!!”

言峰忽然感到一阵眩晕,自己身体内部传来的感觉,在看到复仇者的一瞬间,绮礼的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了蠢动。

“。。。怎么了?貌似你有些身体不适啊”

或许是对绮礼没有任何反应感到奇怪,复仇者问了。

绮礼强行压抑住了自己内部涌起的什么东西。看向了复仇者。

“。。。为何,你会在这里”

绮礼是以为卫宫切嗣会在这里,所以才前来的,然而那个猜测却错了,在这里的是不认识的女人。虽然可以肯定是和卫宫切嗣有关的人,因此准备抓住她引诱卫宫切嗣过来。但为何复仇者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已经与那个男人联手了么?

“我只是发现酒店崩塌了,过来看看热闹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明明是应该躲在教会里的人会出现在外面,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复仇者的视线掠向了绮礼的背后,似乎对背后的女人很在意,那个女人似乎有什么小动作,不过这个距离的话,无论是什么自己都能对应。

“圣经说过,要爱你的邻人,但是看你刚才的行为,看来神所指的邻人的范围还真是相当狭隘呢”

“。。。异端和没有我主信仰的可称不上邻人”

基本上来说现在的十字教的教义是提倡轮回转世,对于幽灵什么的几乎可以认为亵神的存在,死了之后仍在世间徘徊的就是罪恶。从这种意义上来说,servant和那些召唤这些已经死去的人的master和他们的协力者,基本都是异端吧。不过作为教会的人,言峰绮礼也召唤了过去的亡灵参加了这次圣杯战争,可说是严重对神的背信了。

“呀累呀累,无法反驳还真是难受呢,。。恩,那边的。。。。。没用的行为还是停止吧”

趁着两人说话的空隙,悄悄移动想要取回/枪的舞弥的动作停止了。事实上不但是复仇者,绮礼也注意到了她的行为。士郎让舞弥停止是因为绮礼已经做好了投掷黑键的准备。如果不是士郎出声的话,绮礼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投出黑键,将舞弥的手臂钉在地上吧。

“最好别动,这个男人的话,对从你身上砍下一只手这种事情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明明是初次见面,却好像很了解的样子的口气呢,复仇者”

绮礼可以肯定自己与复仇者是第一次见面,毕竟是英灵这种特殊的存在,如果之前见过绝没有忘记的道理。但是从刚才开始就很在意,自己的身体仿佛是对眼前的servant起了反应一般蠢蠢欲动。

“对你来说是初次见面,但对我来说,你可是印象深刻,虽然我并不想认识你这样的人”

复仇者的脸上露出了苦笑。这个男人究竟知道言峰绮礼的什么?

"说实话,像你这样 的危险人物我以为其实称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会比较好"

“你,你了解我什么?”

“至少言峰绮礼这个人是一个性格扭曲的异常者,这一点还是知道的”

“我?我的性格是扭曲的?”

绮礼无法理解复仇者到底在说什么。同时感到疑惑的也不单单只是绮礼。

复仇者也对言峰绮礼的反应感到相当的意外,视线变得尖锐了起来,仔细的看着绮礼,仿佛要将他看穿。

“你真的是言峰绮礼么?”

这个提问是什么意思,绮礼无法理解。

”虽然不知道你的定义标准,但是我的名字的确是言峰绮礼“ 

”恩。。。这么说的话,是经历了这场战争之后才变成那样的么?“

复仇者好像得出了什么答案,但绮礼还是一头雾水。 

”嘛。。那个暂且放在一边,那么接下来怎么做呢?你是assassin的master,我是berserker的master的同时也是servant。作为战斗的理由很充分了吧“

复仇者的背后,黑色的影子实体化成了黑色骑士。。。berserker。

与之相对应的也是黑色的主从,要保护身穿黑色僧衣的绮礼一般出现的是同样黑色的servvant-assassin,而且不止一个,脸上带着白色的骷髅面具,虽然体型不一样,但的确都是assassin的servant,出现了4个,围住了绮礼。

”在这里战斗吗?“

”哦,难道你以为你有胜算么?“

”。。。。。“

绮礼的问题被对方反问。然而绮礼只能保持沉默,对方的servant是2人,自己这边是4人,虽然有数量上的优势,但实际上对于绮礼来说是压倒性的不利。作为哈桑百貌出现的assassin虽然有着人数上的优势,但是与之相对的是每一个assassin的能力的低下。如果是1对1的话,即使是自己也能打倒的assassin的实力,比起berserker和正体不明的复仇者简直如同小孩与大人一样的差距。

僵持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新出现的第5个assassin靠近绮礼后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复仇者,你袭击了间桐家是真的么?“

”哦,那里也有assassin在监视么?没错,虽然得到了berserker,但是berserker的原来的master也不能放着不管,既然他躲在自己的家里,那我就只好把整个间桐家都消灭了。一不小心把卷入的间桐赃砚也/杀/了。

对于复仇者的话语最惊讶的是久宇舞弥,舞弥在事先的调查中也了解到了间桐赃砚的事情,在这次圣杯战争中虽然并不是master,但也是危险人物列表中排名靠前的存在。据说是活了200年以上的妖怪一般的魔术师,那样的怪物就这么死了?而且理由仅仅是被卷入。

”你是说只是在讨伐berserker的master的时候,间桐赃砚被卷入战斗而被杀了?“

”啊。。。只是个不幸的事故,毕竟他也对我进行了攻击,正当防卫的理由很充分啊“

”真的只是事故么?“

”你想说什么?“

复仇者的气势变了,虽然表情没有变化,但是杀气很明显的传了过来,assassin都做出了战斗的架势。

”算了,那不是我該考虑的事情呢“

”不错的判断呢“

与杀气一起,berserker也消失了。绮礼背对了复仇者,与assassin一起准备离开。

”复仇者,你到底是什么人?“

”言峰绮礼,当你发现真实的自己的时候,一定会成为你的敌人的人“

”你?你知道我所追求的答案么“

”虽然不知道你所追求的答案是什么,我知道的是,如果你的本质不变的话,我必然会成为你的敌人。“

”我的敌人?那么就是说,你与我的本质是对立的存在么?真是让人感兴趣的话“

说完之后绮礼从屋上跳了下去,当然不是自杀,身旁有着assassin的接应。其他assassin也在防备着复仇者。

”到底。。是什么意思“

落下的绮礼考虑着刚才与复仇者的对话。那个男人与自己有怎样的关系?他似乎很了解自己。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与那个复仇者对峙的时候,不正确来说是感受到那个servant魔力的时候,自己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绮礼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他有预感,这并不是结束。复仇者到底是什么人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与自己的身体的反应脱不开关系。那么或许他甚至比卫宫切嗣更能带给自己答案。


”呼。。。。。“

看着绮礼离开之后,士郎叹了一口气,这里是离地面几十米高的地方,没有任何准备的话这样跳下去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那个世界。不过很遗憾,言峰绮礼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人。虽然也有想过就在这里杀/掉对方。在这里战斗的话太显眼了,很容易就被一般人发现,特别是如果使用berserker的话,动静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考虑到绮礼的危险性的话,即使冒着被普通人看到的风险也应该杀/掉。。。。

我也变天真了呢。不能将普通人卷入是非之中简直就像那个小鬼(卫宫士郎)一样。

”话说回来,你在干嘛呢?“

士郎回头看向了舞弥,对方手里握着之前的 手/枪,刚才趁双方都不注意后捡起来的吧。

”如果你也有一点魔术的知识的话,应该知道那种东西对英灵造不成任何伤害哦“

”。。。。。“

舞弥保持着沉默

复仇者说的没错,即使是换上了穿/甲/弹,也不肯能对英灵造成任何效果,连拖延时间都算不上。但即使是无用的抵抗,自己也要尝试,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楼梯方向移动。

”やれやれ,就像面对受了伤了动物一样“

从水箱上跳下的士郎向舞弥靠近,不快也不慢,很自然的缩短着与舞弥之间的距离。

”恩??烟雾弹?“

就在复仇者快要靠近舞弥的时候,两人之间忽然出现了大量的烟雾。从烟雾的化学味道判断,明显不是自然产生的烟幕,明显是切嗣为了让舞弥逃走而使用的烟雾弹。

”嘛。。等一下“

”!!?“

舞弥在烟雾着住了复仇者视线的时候就迅速的移动,然后还没有踏出几步,受伤的右手就被抓住了,伤口的疼痛让舞弥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后依然很快的做出了反应,忍住疼痛后右手反抓住了对方的手想要把对方扔出去。受过战斗训练的舞弥即使是体重远超自己的大汉可以将对方摔倒。可惜这一次的对手连一动也不动。对方的手上明明没有传来太大的力气,感觉就像只是轻轻握住自己的手一样。然后却无法挣脱。左手的手/枪/立刻标准了对方,然而在/开/枪/之前/枪/身就变成了两半。烟雾散去后,复仇者的左手抓着自己,右手握着白色的中华刀。果然是太天真了么,普通人是无法抵抗英灵了,如果是魔法使级别的人的话或许会有不同的结果,但是舞弥并没有那样的力量。

”稍微冷静一下如何,我并没有想要把你怎么样“

”。。。。。。“

”やれやれ。。。。。“

复仇者一边叹着气,一边使用着不知从哪里取出来的绷带包住了舞弥的伤口为其止血。

“黑键造成的伤口,虽然不深,不过如果不好好处理也会留下疤痕的”

“。。。。。。。。。。”

“卫宫切嗣”

对着沉默的舞弥,知道无法与其进一步交流的士郎喊出了切嗣的名字。

“反正你也在“看”吧?我现在带她去爱因兹贝伦的城堡”

“什?!”

被绮礼逼到绝路也没有发出任何言语的舞弥第一次发出了声音。

“爱丽丝菲尔的话,这种程度的伤轻松就能治好了吧”

“等。。。你到底在说什么”

“反正今晚不会再有什么行动了吧?在做出什么行动的话,反而会引起其他master的注意,那我就先去了,你就在后面跟过来吧。”

“听我。。。”

复仇者自管自的说了那些话后,拉过了舞弥的手将其抱在了怀里,也就是所谓的公主抱。毕竟抱着人行动的话这个姿势是最适合的。

“那么就走吧,乱动的话会很危险的,所以乖乖的别动哦”

“等。。等等”

没有理会舞弥的抗议,士郎抱着舞弥跳了出去。舞弥初次体验了,没有任何工具,只是肉身在几十米的高空飞翔的经验。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