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第四十三章  绝望的命运(上-1)


原作網址:


http://megalodon.jp/2011-1120-1911-56/pdfnovels.net/n9465g/main.pdf


原帖網址:


http://tieba.baidu.com/p/3866419693?pn=265


譯者:


luojunqins


夏归尘


虚假回声


 ——他来干什么?

  对于言峰绮礼的到来,肯尼斯颇有疑虑。现在的言峰绮礼没有Servant。之前,肯尼斯通过自己的Servant看到,其身为Master,而参加战斗的Servant——Assassin全都被消-灭了。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还持有Servant的御主面前,难道不是自-杀吗?

  教会有着保护在圣杯战争中失去Servant的人员的义务。如果令咒还有剩余,圣杯会回收没有使用的令咒,同时失去御主的Servant也会重新分配御主。一般来说,这个资格会转让给原先的御主,也就是说,眼前的言峰绮礼也就有着那样的资格。

  ——终而,对剩下来的御主而言,言峰绮礼是现在需要抹-杀的对象。即使结成了同盟关系,这一事实也不会发生变化。反过来说,言峰绮礼的性命完全是依赖着口头约定,正确来说是依赖着奖励的令咒。

  尽管如此,也不能完全避免「瞄准圣杯选定的御主」这一后顾之忧……不过只身前来这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哈哈哈哈」

  似乎读出了肯尼斯的疑问,绮礼笑了。

  是苦笑呢,还是看着笨-蛋的笑容呢。肯尼斯看着他的表情,一瞬间大为肝火,不过最后还是平静了下来。

  「有什么可笑的吗?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无法原谅这种侮-辱。」

  「没有没有,假面看上去非常可靠,是自我暗示吗?算了,这也没有办法,如果破坏了气氛,我会道歉。」

  听到绮礼这么说,肯尼斯的表情变了一下。言谈中流露出微微的动摇:「我有什么掩饰的吗?虽说是缔结了同盟,我无法对你的这种说法置若罔闻。」

  紧张起来,言辞变得生硬。

  ——这个男人,「发现了」吗?

  「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你在圣杯战争中,究竟期待着什么?」

  听到这无比轻蔑的口气,肯尼斯的自尊大受刺激。

  「为什么要打听这种小事,没什么意义吧?」

  肯尼斯挺直背脊,想要从面前这个粗鲁无礼的家伙前,重新夺得谈话的主导权。绮礼也许确实更为年长也不一定。但很遗憾,被动摇了自己的权威,失去了一只手和一半魔术刻印的肯尼斯,现已无法忍受他人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不,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我只不过,同情你而已。」

  「同情……吗……」

  愈发警戒的肯尼斯与露出自然笑容的绮礼,两人间的温度差大到令人绝望。之间气氛完全相反。

  「你知道,一切不应该是现在这样。」

  现在,肯尼斯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惊愕。他拼命掩饰出的余裕,被眼前的男人一层层的削减下去。

  「那么,让我揭开你的伤疤。」

  绮礼两手摊开,做出宣言。

  「你是怀念的吧?你的人生应有的模样。」

  谁都羡慕的出身和才能,将来注定成为在时钟塔名垂青史的重要人物,这就是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

  实际上,命运之神待他不薄。

  毫不费力的就能做到一切,即使是摆在眼前的障碍,也能用自己的才能轻松跨越。在这场圣杯战争中,他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显赫的声名,缀饰自己完美的经历,才前来参加。即使是这样,他也毫不怀疑,命运女神会对他露出微笑。

  「所以你必会这么认为,不应该是现在这样。」

  以月-髓-灵液和自己的Servant,华丽的击退其他Master……Servant的力量不足,就用自己的魔术来弥补……杀-掉必定会因偷走自己的触媒召喚伊斯坎達爾的韦伯(他到这里才知道那个身份不明的人原来是韦伯)……打败全部的Master,全部的Servant,入手荣耀的圣杯之时,在不灭的荣光旁,身为妻子的索拉仰慕作为丈夫的自己,得到永恒的爱。

  绝对,绝对不是为了变成如此狼狈,才来到了遥远的远东。——若真是像自己想象这般这样进行,命运之神仍然垂青自己。

  「那么,怎么样呢?是谁做错了呢?」

  绮礼话锋一转,像是在闲谈中提出了无足轻重的问题一样,问肯尼斯。

  「是因为偷走了Rider的圣遗物吗?是因为以Caster和Avenger为敌时,疏忽大意了吗?」

  每当绮礼指出肯尼斯的失败,他的脸色就为之一变。

  「还是因为召唤而来的Servant,打动了未婚妻的心吗?」

  「呃!?」

  反过来,绮礼的语调越发高昂。他挖出肯尼斯的心灵创伤。

  「不过,你也注意到了吧?即使得到了圣杯,阿其波卢德家族名誉的污点也永远无法抹销。」

  「咳!」

  如果得到了圣杯,确实可以挽回失去的一只手和魔术刻印。而那只不过是替代,世世代代传达的魔术刻印就此失去的事实不会改变。当然,公开场合不会说什么,私下却少不了诽谤和中伤。被如此数量的谣言所瞄准,家道是否会中落都无法知晓。

  更糟糕的是,肯尼斯生于名门,更加了解魔术师阴暗的一面,这让他更加恐慌。耳畔的嫉妒-私-语和败犬的低-声-哀-嚎一直以来如影随形,但是,这次失败却是不争的事实。如字面上那样,直到死-亡为止,骂名都将与肯尼斯为伴。

  只要不使用操纵时间的魔法,就再也无法让他回到完美的人生轨道。而即使是肯尼斯,也无法使用那样的魔术。

  「错的是谁呢?」

  绮礼的语调变化。温柔的,像哄孩子一样,慢条斯理的。

  「你认为世界的命运当然在自己这一方,但是Fate似乎毫不温柔地将你遗弃了呢。你的话,何不不顾一切地大声哭喊出来呢?」

  「到此为止!」

  背部被撞了一下的绮礼,眼前出现了红色的利刃。

  「你……你可在愚弄我主?」

  Lancer双手持着朱枪,威吓绮礼。被扎了一下的绮礼,转向刀刃,面露微笑。

  「哈……算愚弄吗?」

  「这又是什么花言巧语!視你的行為而定,即使互為盟友,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Lancer是认真的。如果绮礼作出在这之上的可疑举动,那就刺死。和库丘林势均力敌的魔枪,在极近距离下,没有杀-不-死绮礼的理由。

  「虽然听上去有些过分,但是我也没有说错吧?」

  似乎是忠诚地抬起头,绮礼仍在低语。笑容至今贴在脸上,即使是一瞬之间就会被绞-杀,绮礼依旧泰然自若。

  「你可是相当擅长偷-袭呢?虽然并不是我的Servant,但是突然闯入主人的正式会话,身为Servant而言并不值得表扬吧?」

  「切。」

  确实如此,但是不在这里停止对话会非常危险,Lancer的心眼这么告诉他。虽然看不出明确的危机源,但是他依靠在战场上的经验,他也看出来眼前的敌人十分可憎。

  虽然只是在教会,与这个男人在琐事的交接上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他的本性有这么危险吗?

  「——无论有什么目的都劳请尽快结束。」

  就这样,判断放任这个男人和肯尼斯交谈下去会变得危险的Lancer,只后退了一步,便不退让半分。如果有事情办完就给我消失,这么暗示。

  「呵呵,说得好。」

  绮礼这么说着,卷起了僧衣的袖子。看到出现的东西,不仅是肯尼斯,连Lancer都睁大了眼。

  「令,令咒?」

  在绮礼的手臂上,出现了一个令咒。通常来说,即使是御三家也是一样,丢失了Servant之后,令咒会立刻消失。不过丢失了Assassin也并非御三家的绮礼,手上有着令咒的事实却并没有弄错。

  看着两人紧盯着自己手臂的视线,似乎都完全上钩了……绮礼继续说。

  「对我来说,这已经是『没必要的东西』。但是,对你们来说可不一样吧?」

  也就是说,自己已经失去了Assassin,是没有必要继续持有这个,但是至今还有Servant的肯尼斯需要这个吗?

  令咒的转移,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事实上,这是垂涎三尺也想入手的东西,但是……

  「你的目的?」

  Lancer不禁侧耳倾听。魔术的原则是等价交换,没有任何代价就想有所回报未免太过天真。这个人,让我们得到令咒的代价是什么?如果回答的不妙,就直接杀-死。

  看到警戒的Lancer,绮礼笑了。

  「Lancer啊,我可不是和你,而是和你的主人谈话啊?」

  「啧……」

  确实,不知何时变为了Lancer和绮礼之间的对峙,但是一开始是肯尼斯和绮礼的交谈。正因为是有关令咒的事,比起作为Servant的Lancer,与肯尼斯协商更加合适。

  「Lancer,退后。」

  「肯尼斯大人……是」

  被肯尼斯盯着让开道路的Lancer还想说些什么。

  「听到意外的提议,不免有些张皇,不过真的可以得到那个令咒吗?」

  肯尼斯喜笑颜开。他看向绮礼的眼神是雀跃着的。

  「当然,就像刚才说的,我不需要的东西,对你来说是必要的吧?」

  很快与绮礼谈好了。

  「如果把这个交付给现在的你,很快就能看到有趣的东西。」

  「哈哈哈,不知道你想要看什么,不过还是不要期待为好。」

  一边说着,肯尼斯一边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绮礼说出了圣言。

  恐怕那个就是转让令咒的关键字句吧。

  Lancer从头到尾一动不动地看着。

  为了随时能够介入,身体紧绷着。

  一旦肯尼斯有个万一,就能立刻跳进去拉开两人。

  说不定是杞人忧天,但是这个男人不不值得信任。

  不过,绮礼的令咒消失的同时,肯尼斯的手臂上一个令咒得以复原。

  尽管Lancer如此警戒,令咒的转移算是顺利结束了。

  从某种意义上,令人失望,不过,Lancer也安心了。

  己方的作战能力因此提升。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够名正言顺的隔开言峰绮礼和肯尼斯。

  「……呵呵……哈哈哈哈哈!!」

  但是,像是嘲笑放心的Lancer,变化出现了。看着自己手上令咒,肯尼斯先是低声作出了阴-沉的低-语,又马上变成了大声的-哄笑。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