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原作網址:


http://megalodon.jp/2011-1120-1911-56/pdfnovels.net/n9465g/main.pdf


原帖網址:


http://tieba.baidu.com/p/3866419693?pn=267


譯者:


luojunqins


夏归尘


虚假回声


第四十四章 剖开的命运(上)


  踏出房间,士郎看到满天繁星,这才意识到太阳早已西下。黑暗所支配的夜晚,是属于魔术师的时间。
  像要融化黑夜一般,士郎一边翻过漆黑的外套,一边奔跑。
  冬天的寒风顺着脸颊擦了过去,有些冷,看来可能会下雪。
  (喂喂喂,真打算一个人过去?你个笨蛋?如果你自己也这么想就干脆承认呐?)听到安格拉曼钮从心底发出的惊讶声,士郎只能苦笑以对。
  这家伙真多话。
  「没办法,这次的相性太差了。」
  如果全体出击确实胜算能大上不小。
  但是,从索拉那里听说了绮礼有着那种力量——恐怕是因为夺走了爱丽丝菲尔的心脏之后,圣杯的器就成为了他的东西吧。
  比那更糟糕的,他直接得到【圣杯】也不无可能。
  圣杯的力量与Servant之间的相性太差。在未来的圣杯战争中,面对着那种黑泥只要不主动跳进去就没有实际影响。但是,这一次却未必有这么简单。看情况,也有可能只是有所接触就会被直接吸收。
  Lancer战败也不能说和这一点毫无关系。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因为自己受了肉,多少是比Saber和Rider好一些,但是这样也称不上完美。确实是不会发生触碰了一下就被吸收的情况,但面对致命的攻击,这点抗性未必有什么意义。
  只是,相比完全灵体化的那两人来说,即使只有一点点,这对战斗也更加有利。
  士郎也认为,很难像约好的那样大获全胜。
  「尽管如此,不能是别人,必须由我来为这件事画上句点。」
  在这场战斗落幕后,结束圣杯战争。然后让这个时代的士郎不变成卫宫士郎。士郎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未曾改变,正因如此,与言峰绮礼的冲突也不可避免。
  就和绮礼眼前的最大障碍是士郎一样,士郎眼前的最大障碍也就是绮礼……所以圣杯战争现在的构图,非常浅显易懂。
  也就是,士郎或者绮礼之一获得胜利。而且可以说,情况对士郎更有利。虽然之前对他们说了那些话,但是他也深知Saber和Rider的为人,他们肯定会追上自己。
  「麻烦你们作为保险。」
  当然,自己也没有输掉的打算。
  如果能够打倒绮礼结束圣杯战争自然更好。但是只有老天才知道,最理想的计划能否成真。所以人才会做好另一手准备。如果自己同时遇上了言峰绮礼和吉尔伽美什,打起来会有一种没完没了的感觉。不过如果自己败北,也还有Rider和Saber两人留下来。之后多少能打击一下绮礼和吉尔伽美什的气焰。
  (你这家伙还真是令人反胃的伪善啊?自己这么帅气地夸下海口,不是自恋狂吗你?)「听得耳朵痛死了,我也懂这很自私,但是尽管这样……」
  这是最好的结果。
  最差的情况下,也必须保证切嗣的存活。
  如果他活了下去,就能救赎伊利亚。
  也要把时臣打发回凛和樱的那里。
  就算是韦伯,在这里白白死了也太过可惜。
  「而且,我也没有自我牺牲的道理。」
  士郎如此确信。如果只有自己一人,就能平安到达绮礼那里。反过来,如果带上Saber和Rider,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的战斗。
  只要在街区里,就必须要避免战斗。
  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森林,来到了街道上。士郎沿着街道,就这样踩着屋顶向前突进。
  「嗯?」
  士郎感觉身上缠了什么东西,停下了脚步。
  (不快点吗?)「啊啊」
  察觉到了杀气和与记忆相符的红色视线。被明确的敌意所针对的士郎,在住宅的屋顶上做好准备。当然,对方一有行动他就会立刻回击,他已经做好了从自己的结界中拉出剑来投影的准备,所以也没有刻意避开战斗的必要。
  这光明正大的态度似乎更加刺激了那一边。杀气凛凛,很明显是挑衅,所以士郎也并没有主动出击的意愿。
  陷入了僵局,四下默然,之前听到的噪音也被屏蔽在脑海之外,两边就这样对峙着。
  「……消失了吗?」
  突然,杀气消失了,似乎是对面先放弃了。
  (怎么了吗?)「反正我也确实耐心叮嘱过了吧?『那家伙』到底应该怎么才能打败『那个男人』,所以这也算是意料之中。」
  士郎说着,再次开始奔跑,似乎从未考虑过从背后遭到突袭的可能性。
  不,他确信这种事情并不会发生。
  
  「切,可恨的杂种!」
  吉尔伽美什的诅咒颇带了几分怨气。他从大楼的顶端眼睁睁看着士郎的背影不断离去。已经离开了王之财宝的射程,如果精神攻击也有杀伤力的话,暴虐地盯视着他的视线一定效果非凡。
  但是,尽管察觉了这一视线,他也没有回头,士郎的背影,只能让吉尔伽美什的怒火烧得更旺。即使是粗粗一瞥,也不难发现吉尔伽美什对于士郎抱有非常强烈的憎恶情感。
  「竟敢,无视王的目光……」
  他急躁地用拳头在混凝土的墙壁上砸出了一个深坑。但是,吉尔伽美什的手上却没有一点皱纹,虽然按照常识,他的手应该更脆弱一些,
  「哎呀哎呀,还是这么暴躁呢?」
  从吉尔伽美什的背后,正确的说是斜上方,传来了打趣的声音。听到这声揶揄,吉尔伽美什的心情才总算是畅快了一点。
  「终于来了啊,让我等了这么久,你要怎么补偿?」
  吉尔伽美什回头,他的视野中出现了浮在空中的神威车轮,以及在车夫的座位向下俯瞰的Rider。
  「王者必须不拘小节,对吧,小子?」
  「不要引用我说过的话!!」

  ……这里还有人啊。

  吉尔伽美什第一次注意到了韦伯的存在。虽然一直在Rider的身边,但是他完全没有放在眼里。而且,就算真的在他身边,也没有什么区别。

  「Rider,这是留给我的时间,你可是要把我与这杂种一视同仁?」

  「英雄王哟,肚量稍微大一点吧。这么狭小的地方不足以一决雌雄,让我们换个地方吧。」

  从Rider那里吹来了热风。荒野的风中遍是沙砾,直直落地的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多少不快,喜悦的眼神中反而流露出挑衅的神色。对于Rider所说的,吉尔伽美什深表同意。这里,并不是适合作为至高的王的他们相互碰撞的场所……无人察觉,异风刮起,三人从这个世界消失。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