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原作網址:


http://megalodon.jp/2011-1120-1911-56/pdfnovels.net/n9465g/main.pdf


原帖網址:


http://tieba.baidu.com/p/3866419693?pn=272


譯者:


luojunqins


夏归尘


虚假回声


第四十五章 终结的命运(上)


  大厅满是恶臭。


  水腐败的味道,让人无法忍受,这股味道充斥了不算狭窄的大厅。经过悉心计算的演奏厅的结构,回响着湿嗒嗒的水声。


  这是吉尔·德·雷操控的海魔。


  海魔的样子并非Caster所厌恶的那种形态,但是,不管怎么看,眼前不伦不类的东西也只能是海魔。


  然而,眼前海魔的影子,简直像是立起来一样泛出黑色。


  整个轮廓都因摇摆而模糊不清。


  完全不成形。


  海魔的魔力固定之后,就是这种形式吗?


  然而,其作为海魔,野兽的本性却不变。


  依旧抱有明确的敌意。


  「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好吃,不过……」


  而且,在被海魔包围的正中心,像是祭品一样,有一个女性。


  是漆黑的皮革眼罩紧遮住眼、是拥有一头粉色长发的美杜莎。


  「全都排除也无妨。」


  用手指摘下自己的眼罩,魔力喷涌而出。


  「自我封印・暗黒神殿!!」


  美杜莎摘下了封印自己的眼罩,藏在其下,石化的魔眼从而显露,其无比强力,甚至到了只是看一眼的瞬间,就能把对象变成石头的程度。


  没什么智力的海魔,更是不值一提。


  电光火石间,结果就已了然。


  一眨眼,几近覆盖大厅的海魔的黑影,变为了丑恶的石像。


  「……逃跑了吗。」


  厌烦地望望四周。


  石像中没有绮礼的影子。


  不管对方闭上眼睛还是背对着她,只要美杜莎能够看到,魔眼的能力就都能发动,所以,反过来说,只要她看不到,那么就鞭长莫及。


  也不认为像是逃向远处。恐怕是用附近石像的影子躲开了石化的魔眼吧。


  一旦稍微进入视线,在那一刻就会变为石头。


  「啧!!」


  她寻找着绮礼,在空气的远端,传来听剑锁链末端的短剑挥舞着,划开空气的声音。


  接连不断的金属交错的脆响,也随即弹起回声。


  「匕首!?」


  从黑暗中的死角射来的武器,其真面目为Assassin的Servant所偏爱的匕首。


  美杜莎一边击下飞来的武器,一边咂了咂嘴。


  魔眼毫无疑问仍在发动,不过,无论有着多么强大的魔眼,只要敌人不现身就毫无意义。


  另外,碍事的玩意阻碍了她的视野。


  「切!海魔从一开始就是诱饵吗!?」


  丑陋的,化作石像的海魔,严重的限制了她的视野。


  而且一旦化作石像,就无法更进一步的石化。


  只是挺在原地。


  所以Assassin们,利用光影,巧妙的构建了针对美杜莎的包围网。


  甚者,海魔的石像也会弹回钉剑,阻碍锁链。


  在障碍物如此之多的地方,对上了最不该对上的敌人。


  也想过使用落英的骑缰,不过也一瞬间放弃了这个念头。


  没有让其发动的时机。


  花费的时间太长,匕首会刺穿全身。


  现在,就如同她的预想,分裂成约八十名的Assassin投出的匕首,就从四面八方袭来。


  「切!!」


  无路可逃。


  各个方向的武器同时袭来,也就退无可退。


  「……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


  美杜莎淡然放弃。


  是Assassin的匕首。


  其上必然涂满了毒物。


  是瞬间致死,还是麻痹身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一旦被击中,就会明显降低自己身体的机动性,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动作一旦停下,面对人海战术便无计可施。


  已经被将死了。


  对于美杜莎来说……


  「后面就交给你了。」


  美杜莎的身体,被黑暗所包围。


  「■■■■!!!」


  粗犷的刀刃劈开黑暗,迫近的黑影并没有贯穿钢铁般的肉体,而是径直弹开。


  出现的是赫拉克勒斯。


  他用自己那压倒性的力量,干脆的振斧破坏所有海魔的石像,四散而飞的碎石,逼迫先前潜伏的人影不得不浮出水面。


  果然……Assassin。


  但是,他们的身影和以前不同,不过是不伦不类的人形而已。


  身着的黑衣比原先的服饰更为黑暗,也能根据这个剪影,从实际上判断,这就是Assassin。


  Assassin慢吞吞的站起来,试图正面与赫拉克勒斯对峙。


  ……不可能。


  原本就不具备思考智能的海魔且不谈,Assassin可不是像骑士一样从正面战斗的那种职介。


  从背后悄悄接近,发出致命一击,这才是他们战斗的本来方式,天翻地覆,海枯石烂,这件事也不会变。


  这些Assassin……恐怕,还有刚才的海魔,都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意志。


  不过是魔力相似的傀儡,而傀儡师就是言峰绮礼……


  「■■■■!!!」


  不过,这和狂战士都没有关系。


  赫拉克勒斯现在的思考同海魔一样,无比简单。


  是敌人还是伙伴?出现在眼前的便是敌人,对他来说,所谓的伙伴只有与自己共享身体的其他英灵与另外一人——小小的雪之少女。


  除此以外的其他人,即使是Saber和切嗣他也没有关系。


  若在眼前,便将其摧毁。


  「■■■——!!!」


  高吼着挥舞着斧头,将一切予以破坏。


  海魔的石像也是,披着Assassin外衣的人偶也是,不加区分的被蛮力嵌入墙中,经年累月的工程学结晶,在云雾般消散的黑色魔力中,碎为瓦砾。


  「■■■——!!!」


  狂战士的咆哮,无论在何处都高如雷鸣。


  如果是普通人,在这种场景下,只会缩着身体,定在原地。


  压倒性的魄力……然而,傀儡们依旧重复着没有胜算的突击。


  他们不是认为自己能够获胜。


  不过是,人偶不会感到恐惧而已。


  赫拉克勒斯对于Assassin的单方面蹂-躏,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


  注意到时,石像已经全部坍成废墟,Assassin也化为黑色的魔力块,如云雾般消逝。


  彻彻底底的一边倒。


  现在,两只脚站着的,只剩下了赫拉克勒斯。


  「……」


  只要活着的东西,理应全部死绝,但就算这样,在无言的Berserker猩红色的视野中,也出现了新的影子。


  不,比起出现,用飘落二字更为恰当。


  双手所持的武器如鸟翼般张开。


  虽然表面被涂为黑色,但其原型一目了然。


  『……』


  黑影无言的架起双枪,姿势颇为眼熟。


  没错,这个影子是——迪卢木多。


  被绮礼打倒的Lancer,也作为绮礼的傀儡被唤出。


  「……」


  赫拉克勒斯,面对眼前的敌人一动不动。


  难道说,之前他杀红眼的举动,不过是别人的误解而已吗?


  迪卢木多打算不管不顾的上前袭击,突然,赫拉克勒斯的身体里,黑暗喷涌而出。迪卢木多不得不停步。


  黑色的躯体,被黑暗包围,让人看不请。


  「言峰这家伙……还净是做些让人作呕的事。」


  从黑暗中抱怨着现身的,是一脸不爽地埋怨着的库丘林。


  虽然面对战斗,但他并无斗志。


  看不见像平时那样享受战斗的快感,取而代之的是缠绕全身的杀气。


  沐浴在这个视线中,对手如果心脏不佳,恐怕就能够直接击杀。


  手中的朱枪也受到这怒火的影响,倾泻而出的魔力裹挟着恶劣的诅咒。


  「……我可是想找你好好分个高下,真他丫的见鬼,迪卢木多!那我现在可就认真起来咯?」


  库丘林架起【千棘刺之枪】。


  他看向迪卢木多的视线,冰冷刺骨。


  似乎是因为自己内心太过愤怒……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库丘林。


  「上吧,老子来迅速做个了结。」


  『……』


  虽然并非在回答这句话,但是迪卢木多还是架起双枪一跃而起。


  之前的战斗是在竞速,而这一次,他则是以自己的身体为轴心回转着长矛。


  为了不被这股离心力左右而破坏平衡,另一只长枪也接而行来,这边是飞舞的枪术。


  「……哼」


  面对袭来的旋风,库丘林随意以对。


  虽说是随意,但是也是以速度最快的英灵为基准。


  如同文字意義所述,眨眼间便冲入了长枪的杀伤范围。


  进入这杆长枪的死角,库丘林轻而易举的抓住迪卢木多作为支点的手。


  右手握住的【千棘刺之枪】指向地面。


  似乎一点战意也没有。


  「果然无聊的要死啊,你呀……」


  如果是真正的迪卢木多,不可能让库丘林这么简单的突入。


  库丘林叹了一口气,毫不在意的迪卢木多依旧把长枪刺向库丘林。


  速度相比以前,毫无逊色,然而……


  「老子还真不愿意看到你变得这么弱啊。」


  库丘林的身体兀然消失。


  必杀的枪从空中射下。


  「轻松了结。」


  注意到时,库丘林已经进入了迪卢木多视野的死角,右手握住【千棘刺之枪】。


  字面意义上,在视野范围之外。


  红色的枪上,诅咒迸发出来。


  「……刺穿死棘之枪。」


  不带有任何感情,他只是机械般的解放了自己宝具的真名。


  带有逆转因果的诅咒的,一击必杀的枪,深深插入了迪卢木多的心-脏。


  一如预料,被贯穿胸膛的迪卢木多那边,没有过多杂音。


  只有迪卢木多手中的两只长枪叩击着地面,发出金属碰撞的沉闷钝响。


  「烦人,除了把你迅速干掉,也没有其他维护你名誉的方法啊。」


  迪卢木多的身影化为黑雾,烟消云散。


  库丘林感觉自己看到了迪卢木多消失前,嘴角本不应扬起的一丝微笑。


  「玩笑,不如说是单方面演出的闹剧,就到此为止吧。」


  刺激着库丘林神经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知何时,绮礼已经再度登上了舞台。


  「绮礼……你这家伙……」


  呻吟着的库丘林声音中满是憎恶。


  面对猛犬的威吓,浅笑着的绮礼回以睥睨。


  「我以前也认为你和迪卢木多势均力敌,不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一边倒,看来还是失误了啊。」


  「别开玩笑了,绮礼。」


  在以武艺为荣耀的骑士的对决中,最侮辱对方的莫过于玷污对手的荣誉。


  在柳洞寺中,两人已经毫无后顾之忧的全力以对。


  「速度再快,技艺再娴熟,你这混球也学不来他作为武人的气概。」


  无论是口中的话,还是射去的视线都满含杀意。


  现在,库林的猛犬露出了獠牙。


  「你他丫的别给我小看英灵!!」


  诅咒的红枪,其上迸发的魔力直指向绮礼。


  如之前刺穿心脏的槍一般,长枪的末端瞄准了他。


  「并非自己了然于心的武艺,便毫无意义……到末了,还是要返回自己最擅长的那种技巧。」


  然而……即使面对被瞄准就意味着必死无疑的长枪,绮礼的微笑也未被打破。


  那个身影,让库丘林怒火烧的更甚。


  「自己不习惯的事情果然还是做不来啊,学到了。对此深表感谢……」


  「遗言说完了吧?」


  不待回答,库丘林开始行动。


  用近乎瞬间瞬间转移的速度拉开两者的距离。


  赤红的轨迹直指绮礼的胸口。


  库丘林确信无疑。


  这是致命的一击,即使是同为英灵,在这样的速度和距离下也无法逃离。


  何况普通的人类……


  「那么现在,就让我回归原本的战斗风格吧。」


  「啊!?」


  但是,库丘林嘴里漏出了惊愕的声音。


  比红色的闪光更快,眼前的绮礼彻底消失。


  这是预料之外的情况,他举着的枪一时有些僵硬。


  恐怕只有一秒不到。


  「太大意了。」


  但是,对于绮礼来说却已足够。


  库丘林突然回头,看向背后。


  竟然,比速度最快的英灵还要迅速?


  如同文字所述,绮礼从视线中完全消失,重新发现他时,他已摩拳擦掌,准备作战。


  「你可忘了我是谁?」


  原代行者,八极拳的高手。


  库丘林的脸颊上传来了拳头的重击,直到这时,他才重新想起这回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