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第四十五章 终结的命运(下)


     「原来如此……」


  在已完全只能称作废墟的大厅中心,有两个人影。


  一个是穿着紫袍的女性——美狄亚。


  「看来你是理解了些什么?」


  他与一身黑色法衣的言峰绮礼对峙着,两人距离虽接近极限,但还算是近身戰。


  不,说近身戰也许是错误的说法。


  但是,对于两人当下的状况,除了近身戰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表达方法。


  美狄亚在面前展开了作为盾牌的魔法阵,相对的,言峰绮礼则用【黑键】为手段伺机破坏——绮礼的黑键刀身不断膨胀,如同大剑,已经比他自己的身体还要庞大。


  而且,两者相比,怎么看美狄亚都落于下风。


  活生生的人类,于英灵对峙着还占据优势,这种事实,本不应该发生。


  「Servant都被你的力量压倒的秘密……懂了呢。」


  即使被紧紧相逼,也面不改色,这就是所谓英灵的矜持?


  「你,大概是把『附于Servant的力量』附加到自己身上,到了这个地步吧?」


  如果要打比方,大概是串联和并联的区别?安格拉曼纽的做法是Servant之间的交替,也就能够发挥其中每个人的能力。但是,绮礼做不到一样的事情。他没有这样的实力。先前挑战的,他使用Servant出战的结果,非常糟糕。


  所以绮礼放弃了这个方法。取而代之,绮礼吸收了英灵们的魔力,并附加到了自己的身上。强化了自己的肉体和反射——绮礼使用四个英灵份量的魔力强化着自己。安格拉曼纽,面对各种各样的情况都能用不同的英灵灵活应对,而自身的实力在英灵的状态不同的情况下,也会发生相当大的变化。而绮礼那边,几乎没有任何的应变能力。言峰绮礼做不到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不过相应的,绮礼能够用足够多的魔力强化自己能够做到的事。


  「就是这么一回事吧,我说对了?」


  「哼。」


  就是这样。


  绮礼单纯的提高了实力,正因如此,打败他也更显困难。难以出奇制胜,更有甚者,因为是发挥了自己经过锻炼的长处,连一丝一毫的怠慢都没有。


  「你不来,那我上了?」


  绮礼反手挥起【黑键】。是二刀流,用和之前一样与结界僵持着的巨大化后的【黑键】,向下狠狠叩击。


  「啊呀!」


  结界被破坏,受到反冲的美狄亚向背后飞去。兜帽被砍断,露出了她的素颜。


  「切!」


  绮礼趁势追击美狄亚的背部,她的身体却被黑暗所笼罩。 代替她的,是先前出现过的佐佐木小次郎。


  「秘剑,燕返。」


  开始反击。


  含纳平行世界物干竿的三刀同时放出。


  「……」


  绮礼用左右的双刀挡下。


  残留的剑气向前突刺。


  「接招!!」


  「到我了。」


  「怎么可能!?」


  即使在两手被左右的攻击给限制住,面对最后的一刀,绮礼也轻易回击。


  抬起的蛇足,对着佐佐木小次郎的身体便是一踢。


  佐佐木小次郎感觉这发攻击的威力不同寻常,故而用物干竿的柄拦下,不然,这足以粉碎混凝土的一击,怕是要让他肝胆俱裂。事实上,吃了一击的佐佐木小次郎也向后退去。


  「咳!」


  虽然平安着地,但是踢击导致手腕都有些麻痹,他调整了一下姿势,防止物干竿因而落地。


  「打得不错……」


  虽然口气很佩服,但是无论是表情,还是声音,都没有浸染丝毫情感,


  「但是,也差不多要准备仪式了,在这之后……唔?」


  发现了什么的绮礼停下自己的动作。


  「吉尔伽美什……死了啊。」


  绮礼轻叹一口气。是Master,又持有圣杯之器的这个人,现在说的话,恐怕不会有错。吉尔伽美什殒命——讨伐他的,恐怕是伊斯坎达尔和Rider吧。


  「也好,多亏如此才能这么做。」


  「啊!?」


  看到眼前的变化,佐佐木小次郎双目圆睁。


  绮礼背后的魔力开始聚集。简直如同黑洞,在一点,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孔。


  ——圣杯。


  一下子就明白了。


  言峰绮礼,选择这里作为战场一部分是出于狂热,但在此之上,也有着实际的理由。这里是冬木的灵地,能够进行圣杯降临的仪式的地方……所以,这里也是最容易使用圣杯的力量的场所。


  「切!」


  佐佐木小次郎不禁呻-吟。


  如同通往虚无的空洞——在这其中,能感觉到什么“东西”的视线。像安格拉曼纽一样多余的事物,也是世界上最为纯粹的事物,从空洞的另一端看向这边。


  「这还真是,意料之外的东西……」


  说不出话。


  如绮礼所言,笨蛋也知道那是非人之物。这就是知道的,安格拉曼纽曾有的身姿。


  「怎么!?」


  突袭。


  漆黑的魔力,固体化之后突然袭击。


  佐佐木小次郎虽然以毫厘之差躲开,但还是被向背后吹飞。


  「可恶!!」


  被摔在墙壁上,放射状的裂纹不再发散的时候,佐佐木小次郎咚的一声落地。他得意的【物干竿】都被折断。


  更糟糕的是,无法得知威胁的真面目。对于孔里的东西来说,打它那一下也许只是打个招呼的程度。但是那一击,已经对佐佐木小次郎造成了极大伤害。


  「唔……」


  在墙上倒下的佐佐木小次郎回复到士郎的形态。受到相当大的伤害之后,【表里反转】解开了,于是就返回到了,士郎的本来的肉-体。


  「哎,你还活着吗?」


  绮礼的话让人愈发烦闷,士郎用手支撑着墙壁站了起来。


  「还能站起来吗,真让人愉悦。不过,对你来说,真正的考验,现在才刚刚开始。」


  从圣杯的孔中,蕴含着被污染的魔力触手伸了出来。如同大蛇般抬头,喵准了士郎。


  「永别了。」


  十多條粗粗细细的,漆黑之鞭,一齐抽向卫宫士郎。全都裹挟着致命威力,吃下一击,一切就结束了。


  「——誓约——」


  「什么?」


  打算立刻回避的士郎,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禁却步。


  「胜利之剑!!!」


  在士郎眼前,落下了光幕。


  它分开了自己和绮礼,那些逼近的触手也如同上了断头台一般,尽数消失。


  「誓约胜利之剑?」


  「……啧」


  绮礼,看着墙壁正对着的那个方向。


  集中了很强的威力,毫无疑问是Saber的秘剑。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嗯!?」


  用拿在手里的【黑键】进行防御,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尖锐声音,手上同时传来了攻击。


  ——是子-弹。绮礼看透了子-弹的正体,正因如此,露出了愉悦的表情。


  「事到如今,又想要来干什么呢?」


  绮礼仔细端详着自己用黑键弹开的那东西。


  「……」


  男人沉默的用枪-口指向自己,粗看上去就像疲惫的上班族。充满敌意的视线的彼端,是自己长年以来的宿敌——卫宫切嗣。


(本章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