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终章 螺旋的命运(上)


原作網址:


http://megalodon.jp/2011-1120-1911-56/pdfnovels.net/n9465g/main.pdf


原帖網址:


http://tieba.baidu.com/p/3866419693?pn=277


譯者:


luojunqins


夏归尘


虚假回声


 「誓约胜利之剑——!!」

  骑士王威风凛凛的解放真名,光耀的圣剑于剑鞘中拔出,得以一显其黄金的真容。

  挥动的光刃,切开了空气,疾走于其中。

  经过了最后剩下的令咒的强化,外加本人的全力以赴,终于切开了大圣杯的魔术式,将其破坏殆尽,洞窟内也光芒四射。

  然而,一刀切断了原为大圣杯的魔术式,却没有预想之中被污染的魔力流出。

  充其量不过是破坏了魔术式本身的,那种残余的魔力露出的程度,而且这一丝异动也马上在空气中烟消云散。

  大圣杯中原本满溢的魔力遍寻不得,眼前空空如是。

  「……结束了吗。」

  像是发着呆,又像是安下心来的说出这番话的,是无论如何也要求前来一同见证的远坂时臣。

  他是着一片土地的管理者,也是长期追求圣杯的一族之末裔。

  恐怕想法不少。

  其他人或注定无法理解,也或对自己无法理解本身而感到庆幸。

  「走吧,远坂时臣……」

  「嗯,明白了。」

  シロウ催促着,为了逃出这个开始崩塌的洞穴而奔跑。

  失去了一只手臂的时臣,身体状况说不上好。

  看不过去的シロウ让他搭着自己的肩膀,另一侧是Saber,两人从左右支撑着时臣。

  三个人,都没有就此被活埋的打算。

  避开落下的岩石,一边破坏出一条道路,一边朝外奔跑。

  三人从洞窟逃出的同时,洞穴崩塌了。

  从中逃脱的那个洞穴,也几乎被完全填平。

  除非把山挖空,恐怕再也没人有能力前往大圣杯身边。

  「你们几个工作辛苦了。」

  回头看去,站在那里的是库丘林。

  不仅如此,其他的Servant也在一起。

  在言峰绮礼被杀之后,也不知道具体何时,シロウ赤红色的外套也恢复了原貌,刺青渐渐消隐。

  从前感觉到的,从内里有无限魔力涌出的感觉,亦不复存在。

  取而代之,シロウ体内的所有英灵,都在这个世界受了肉。

  理由不猜也知道。

  一定是安格拉曼纽干的好事。

  和言峰绮礼的使用方法相同,在拉出爱丽丝菲尔的心-脏时利用了其中的魔力,拿进来分给自己体内的英灵。结果就是,几乎所有的Servant都得以受肉现界。

  也没别人做得出这种事。

  除了『两个例外』,现界的全部英灵都受了肉。

  「シロウ,好些了吗?」

  「嗯。」

  在Saber催促下,シロウ踏出脚步,和她一同向前走。

  其他人只是目送两者,没有跟过去的打算。

  「可以吗?Saber要走咯?」

  库丘林的言辞轻佻,但完全是语气却有所顾忌,这样诘问着吉尔伽美什。

  稍微放低身体,但【千棘刺之枪】已经攥在了手中。

  吉尔伽美什,无趣地哼了哼鼻子。

  「说什么无聊的话呢,杂种。」

  「听你这么说倒是挺稀奇的,但这家伙口气就不能好些吗,我可是听得烦死了?!」

  库丘林消去了【千棘刺之枪】。

  暗自转到吉尔伽美什背后的美杜莎和佐佐木小次郎,也分别放开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好像不仅是库丘林,如果吉尔伽美什要插足两者间,作出多余的事,也有其他人打算出手阻止。

  美狄亚驱散了在长袍下发动的魔术,赫拉克勒斯的斧剑也直直刺入地面。

  ……看来所有人都有这个考虑。

  不能去妨碍那两个人。

  「把手搭在要消失的东西上,最后也还是要空落下来。就算是我,在这世上,也有些事不会去做。」

  全员的目光,都投向两人离去的方向。

  树木遮蔽了视线,已经消失不见。

  好像两人最后到了山顶。シロウ和Saber并排走向山顶。

  冬天很冷,空气澄澈,天空也格外的蓝。

  「シロウ?」

  「怎么了?」

  「为什么,安格拉曼纽没有受肉?」

  两个例外之一,就是安格拉曼纽。

  受肉的七人之中,没有安格拉曼纽的身影。

  「……不知道啊。我也不明白安格拉曼纽真正的愿望。」

  シロウ扪心自问。

  看着自己的内心,似乎还残留着安格拉曼纽存在的痕迹。

  然而,现在的シロウ无法听不到安格拉曼纽的声音。

  反之亦然。

  シロウ再怎么嘲笑,安格拉曼纽也不会回嘴。

  「说不定不是消失了。恐怕是在睡觉吧。」

  说来,消灭这个时代的圣杯,也许就是让安格拉曼纽从因果的锁链中解放,所必要的条件。

  安格拉曼纽的愿望,不如说方才开始。

  那么,安格拉曼纽的长眠,和他的愿望有什么关系呢?

  「是这样吗,也要谢谢他……」

  「嗯,是啊。」

  如果安格拉曼纽不把自己带来这个时代,就不会迎来『这样的结局』。

  也无法阻止全部的悲剧,但如果祈求着完美恐怕对于神来说也太过奢侈,现在的Saber和シロウ都理解这一点。

  ——不知不觉,两人到达了山顶。

  向下,能够俯视到冬木的街道。

  「——シロウ?」

  「嗯?」

  「今天的天空,真是遼闊啊。」

  向上看去,万里无云的青空,伸展开来。

  仰望着毫无遮蔽的,苍蓝青翠的天空,甚至有一种,会这样落下去的错觉。

  「……正是适合离别的天气啊。」

  「嗯。」

  Saber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两个例外,一个是安格拉曼纽,另一个没有受肉的就是Saber。

  是因为她没有被安格拉曼纽吸收呢,还是因为本身就是作为破例的英灵呢,不知道。

  只是,既然已经破坏了圣杯,她就要回到她应当回去的地方——卡姆林的山丘上,回归她死-亡的命运。

  「你在担心我吗?」

  「……」

  虽然不打算露出什么表情——但还是看得出来吗?

  「没关系的——我,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一边调皮地笑着,她的身影一边变得稀薄。

  无情的时间悄然而去,离别的未来就在眼前。

  「能和你一同战斗,是我最后的荣耀。」

  「我,也因能与你一同战斗,而感到自豪。」

  她的身影,与往日的记忆重叠。

  那个身影愈发透明……Saber露出了微笑。

  「シロウ——能与你相遇,真好。我爱你。」

  连这些话语,也与记忆中的她重叠。

  シロウ回答之前,Saber的身影已经完全溶化。

  「没……等到我的答案,就走了吗……」

  シロウ苦笑着,接受了与她第二次别离的事实……十年的时光悄然而逝。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