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终章 螺旋的命运(中之五)


  顺便一说,时臣在担下交涉任务的时候,也让教会和协会承认了让樱返回自己家族的请托。

  不愧是凛的父亲,不仅完成了报告的篡改,在博得合作时也樱的回归被众人承认。

  基本上,不掉链子的话,不愧远坂家族的优秀魔术师之名。

  如果没有『差点引爆全面战-争的远坂家』当主的戏谑称号流传出去,想必他也会更优雅些。

  然后……这是后来才知道的,有人在时钟塔的内部帮忙收拾事态,而这个人竟然是索拉·娜泽莱·索非亚莉。

  在战-斗生还的她,平安回到了娜泽莱,又利用了肯尼斯的婚约者的立场,进入了埃尔梅罗家。


  推举家族里,在继承人次序属于末席的少女担任家主,自己又担当其监护人的立场——总之,就是劫-持了埃尔梅罗家。

  不愧是女帝,但这一步还算简单,消失的魔术刻印才真是惹出了一堆麻烦。


  魔术刻印的传承比血脉的繁衍还要重要。


  不是肯尼斯这个人,而是他身上的魔术刻印的消失,注定埃尔梅罗家衰败的命运。


  『原』魔术名家究竟能撑到何时,周围人一边冷眼相看,一边暗自好奇。

  大权在握的她,面对着完全没有发言权的埃尔梅罗家族,用自己本家的实力,推进事态的结束。


  事实上,不过几年就让一切平息,也让人不由感慨她的手腕。

  在一切结束之后,她成为了埃尔梅罗家的一员,也没有再结婚的必要——但突然有一天,她突然出行。

  说是要寻找自我,审视自我的旅行——本来,在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就应该立刻出发,但一想到无法触及的初恋迪卢木多,惹恼了未婚夫肯尼斯,致其死-亡,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赎罪的念头吧。

  和致力回避战-争的索拉对比鲜明,韦伯·维尔维特则在埃尔梅罗家族的复兴上大放异彩。

  他也觉得,自己对于肯尼斯的死-亡,也要负些责任。

  而如作为家主的少女,也允许他以【埃尔梅罗君主】的名义自称。

  虽然也不知道他本人对于这种称号有什么想法,但却意外的颇受好评。


  被称作【埃尔梅罗二世】的他,桃李满门。


  好像,他有教导他人的才能,他有好几个弟子成了大器,这传闻,也到了シロウ耳中。


  顺便一提,他常也在休假时,前来日本,是在【食事所 理想乡】吃饭的常客。


  还有,当冬木变为中立地带的时候,舞弥也不见了。


  去找自己的孩子——离别之际,她是这么说的。


  大概是被复苏的爱丽丝菲尔说服了吧,详细的内容不知道,也不必知道。


  她离开了两年——切嗣只收到了一封『找到了』的无名电报。


  看到这个的切嗣,只是含着泪微微颔首。


  然后,就再也没有来自她的联络。


  切嗣也没有找她的打算。


  时间就这么流逝,士郎来到这里,大概是在一年之前吗?


  骚动渐渐平息,在众人的建议下开了这家店。


  原本只是考虑着一个能够与凛和樱一起工作的场所,但当士郎出现在眼前說想在此打工的時候,自己也不由严肃考虑,是否有命运的存在。


  即使并非出于本人的意愿,也可能会互相吸引。

  而现在,士郎就站在シロウ身边。

 「哼……不过是这种程度而已?」


  「啧,还不够!!」

  看着拼-命做菜的士郎,シロウ不由想起,在爱因兹贝伦城堡的战斗。

  那个时候,做梦都没有想到,士郎最终會成为了自己料理的弟子。


  当时再怎么想,也觉得两人之間只能拼个你-死-我-活……而现在看来,人的命运啊,真是不可预料。


  一下子思绪万千。


  「喂,士郎?你未来想成为怎样的人?」


  「诶?什么?」


  听到突兀的提问,士郎停下了自己的手。


  「等一下,太狡猾了吧!?」


  「是你太大意了。」


  发着呆的士郎自己的动作停了一下,シロウ抢先一步。



  察觉这一点的士郎急急忙忙追上前者,但是差距已经无法弥补。


  基本功,也是シロウ更好。


  「嗯,自己考虑过未来的前途吗?」


  「啊,这回事吗?」


  这种情况下,是一边苦恼着一边一本正经的回答呢,还是若无其事的一边做着菜一边敷衍呢,士郎得不出结论。


  说不定是无意识的,不过士郎对于シロウ也有不小的对抗心。


  「那么,首先超过シロウ先生?然后把这家店抢过来,不是很有趣吗?」


  「胡扯,小鬼。」

  シロウ突然笑了。

  能够知道,这笑容中真正意味的人,并不在场。


  「哎,笨蛋吗,笑什么呢?我马上那就超过你了。」

  「切,随你说吧,我这就上菜咯。」

  「啊啊啊啊!!」

  完全被落在一边的士郎惨-叫着,而シロウ露出了坏心眼的微笑。

  虽然自己的性格有些恶劣,但对手是士郎的话,这也不成问题。


  「真不知道……这世上,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シロウ哥哥?」


  从厨房的门口,摇着手朝里面喊的,是樱。

  「有客人来了。」

  「……那家伙吗?」


  边叹着气、シロウ把厨房交给士郎后走了出来。


  【食事所 理想郷】是三人同时工作支撑的店。


  店的规模也与此相称,算不上大。


  所以马上就能看见店里面说着「哟,这里这里」的那个家伙。


  「别说,肯定是你。不管过了多久,你那强烈的随心所欲的个性也不会变啊。」

  在那里的是库丘林。


  得意的抱着个比平时还大的制冷箱过来,シロウ苦笑着劝他坐下。


  和这家伙也是关系不浅。


  相遇、杀-了对方、自己被-杀……士郎似笑非笑地催他说下去。

  「丰收吗?」


  「大丰收啊!」


  这样说着的库丘林打开制冷箱。

  确实像他说得,是一场大丰收。


  「原来如此,和往常一样给我们对吧?」

  「没错。」


  用钓上的鱼交换食物,【食事所 理想郷】的水产故而自给自足。

  当天烹调当天钓上的鱼。


  新鲜到挑不出毛病。


  顺便一提,士郎和シロウ也会钓鱼。


  「啊,说起来那个——大半明天会来。」


  「是吗——真是群不长记性的家伙……」

  一瞬间,两人都有些紧张。

  「这次也是大丰收〜真好真好〜♪」

  库丘林开心的哼着小调,シロラ则是哎呀哎呀的叹着气——而在场的,只有两个当事人,能够理解这番意味深长的对话。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