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终章 螺旋的命运(下之二)


  如果非要道出个一二,那就是他们穿着的衣服,让人不会留下什么印象,也不会有什么不协调感。

  但是,奇怪的,并不是他们服装。

  而是他们手上拿着的各种各样的东西。

  有人拿着杖,有人拿着装饰品,也有人拿着的东西用途不明。

  而他们很快便严阵以待。

  并非外行人能够作出的举动。

  明显,是经过训练的某个团体。

  他们拿着的东西,某个世界的人能一眼看穿原形。

  ——【魔术礼装】。

  「杂种们?在看何处?」

  男男女女的集团恍然抬头,看上了站在高高的树上的,向下俯视的深红瞳孔。

  「胆敢侵入我的土地,真是有胆量。但不过是徒勞無功。我原谅了。」

  身着黄金的铠甲,一头金发直立着的向下俯瞰的人,是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背后出现了五颜六色的无数金银财宝,也就是宝具。

  数十宝具瞄准自己而射,醒悟到这一点的魔术师很快都被紧紧束缚。

  「——切,打发时间都做不到吗。」

  最后,可以说是吉尔伽美什发现他们开始,一切就已经决定。

  原先平整的道路,已如火山口般坑坑洼洼,也见不到站着的人,横七竖八的躺着。

  「终究是杂种,连杀死的价值都没有。」

  仔细看去,很多人受了重伤,不过也没有人死去。

  尽管如此,与其说是吉尔伽美什有意识的控制了下手的轻重,不如说完全是碰巧比较得当。

  在吉尔伽美什的干劲消失之前,能够苟延残喘的他们很值得表扬。

  虽然如此,如果放着不管也迟早会死,王虽然知道,但也并不在意。

  「——毋触碰我。」

  「切!!」

  发自心底的感到无聊,准备转身回家的吉尔伽美什,耳朵了传来了年轻女性的声音。

  就在此时,吉尔伽美什的脸色变得铁青。

  「——啧。」

  虽然立刻尝试挣脱,但是从死角飞来的红布还是拘束了吉尔伽美什的身体。

  虽然只是被卷进了红色的布,但是吉尔伽美什动弹不得。

  「该死!!」

  而且,被绑着的位置很不好。

  吉尔伽美什被挂在了树上。

  在这种地方扭动着被锁死的身体的吉尔伽美什,理所应当的成为了重力的俘虏。

  ——静静摔进了地面。

  其中心是被红色的布包围着的吉尔伽美什,像蠕虫一样扑腾着。

  「啧,咕咕咕——」

  黄金之铠的重量,再加上吉尔伽美什自己的体重,即使摔死也不無可能……不过吉尔伽美什好歹还活着。

  虽然不能说是毫发无伤,但可以不断呻吟,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穿着修女服的少女,从黑暗中接近被绑成蠕虫的吉尔伽美什。

  少女一头银发,瞳孔是金色。

  年龄与樱和凛相近。

  她白皙的手,握住红布的边缘。

  「呵,卡莲!你在做……什么!!」

  少女——卡莲·奥尔黛西亚不由分说的踩着发着牢骚的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你打算这么快回去,是在想什么?」

  对着遑论移动,更无法反击的对手,还痛下杀手,让人不禁怀疑她是个施虐狂。

  「随心所欲的自我满足之后就任性的结束了?是早泄吗?所有善后的都要推给女性吗?」

  「不,不是……清理善后是教会的工作吧?你应该只是监督者的角色……啊!!」

  「谁允许你顶嘴了?」

  踏在后背上的脚改变了位置,现在顶住了吉尔伽美什的头。

  还嘎啦嘎啦地转着脚。

  没有特殊的性癖,就受不了。

  「卡莲……你这家伙……平时老羞辱我,居然还敢踩我的脸!!解开拘束後给我记着!!」

  吉尔伽美什憎恶地斜视着,不过被包成蠕虫的他毫无威压感。

  拘束他身体的是,【抹大拉的圣骸布】,是シロウ使用的那东西的原形。

  只要是男人,就无法从那个拘束中逃脱,所以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

  然而,听到那个話語的卡莲露出了嘲讽的笑容,见此情況吉尔伽美什这才发现自己的失言。

  说错话了。

  就算心里这么想,这里也不应该说出口。

  现在的吉尔伽美什,是单方面的待宰羔羊。

  「好可怕好可怕,不过预防狂犬病也是饲主的义务。」

  卡莲用修道服中取出了笔。

  而且是油性笔……咯哒咯哒的钮下笔帽,吉尔伽美什的脸色惨白。

  「住,住手,你这家伙!杂种,快给我停手!!」

  「吵死了,会写错的哟?」

  「别再写了!我都说了给我住手!!」

  「……阉了你哦?」

  最后这句话中参杂着认真的杀气。

  几分钟后,吉尔伽美什的脸,已经成为卡莲胡乱涂抹的产物。

  大功告成的卡莲擦了擦汗。

  从修道服的袖子中取出手机,调整到照相的模式。

  相机对准了脸,见此的吉尔伽美什想要摆出一副威严的表情,不过手机中他的脸怎么看都儿童不宜。

  相片还是打上马赛克吧。

  看到这一幕,非常满意的卡莲把手伸进修道服,从中取出了什么糖果一样的药丸。

  「你,你这家伙又要来这一招吗!?现在吗!?等下等下等下——!!这种像马一样的骑乘位!?」

  被捆起来的吉尔伽美什仰面看向卡莲的位置。

  女性占据了骑乘位置,不,不,这里没有任何XX元素。

  只不过,卡莲看着一脸嫌弃的吉尔伽美什,露出了施虐狂般愉悦的表情。

  看到表情,就一目了然。

  「啊!不!?」

  卡莲伸出手,毫不留情的贯穿了闭上嘴想要反抗的吉尔伽美什的喉咙。

  把药丸塞入随着冲击张开的口。

  ……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绝对不会是第一次。

  一边咕噜咕噜的发出声音,吉尔伽美什身上冒出了烟,而现在出现的,是吉尔伽美什(小)。

  「你这女的,真的是恶魔吗!?」

  确实,再怎么想也不会对没有抵抗能力的人下这种狠手。

  连最蛮横的凶神也不会这么做,而卡莲却无视了吉尔伽美什(小)的叫喊,继续在他的脸上涂抹。

  吉尔伽美什(小)的脸上,和很快就有了一样的涂鸦。

  顺便一提,吉尔伽美什(大)常常像这样自掘坟墓。

  而基本是吉尔伽美什(小)收拾善后。

  虽然吉尔伽美什(大)时刻警惕,但是卡莲·奥尔黛西亚这个少女有看穿别人弱点的敏锐直觉。

  尽管总觉得支使人的方法哪里有错……总之,她能够正确的在吉尔伽美什的耐性消磨殆尽之后,毫不留情的斥责他。

  「想想看,这个照片,让总是和你一起玩的朋友们看到了,会怎么样呢?」

  「请原谅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像天真无邪的圣母那般笑着威胁,吉尔伽美什(小)低下头,竖起了白旗。

  这个女人不会故弄玄虚,她说到做到。

  如果发生这种事,那么至少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是肯定不能再见面了。

  吉尔伽美什(大)是一生中只有一个逝去了的朋友的,孤独的人。

  交的朋友还没有灌注在电视机上的兴趣多,虽然是自己的事,但这也让吉尔伽美什(小)吃惊不小。

  很想要交朋友,也很努力,但是,一旦那张吉尔伽美什(大)的照片公诸于众,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必定会归零的吧。

  女孩子看到的话,也会哭吧。

  「那~至少帮帮忙吧~」

  「看来这照片对于孩子应该还是挺有教育意义的吧?」

  「哇〜」

  泪流满面的,吉尔伽美什(小)开始处理坑坑洼洼的,炸成火山口的地面。

  吉尔伽美什(小)就这么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吉尔伽美什(大)一边继续自己的善后工作。

  小小的背影,让人颇为哀愁。

  然后,依靠着护栏的卡莲,似乎真的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

  「真是的……」

  卡莲看着泪如泉涌的,不,应该说是嚎啕大哭的吉尔伽美什(小)整理着瓦砾,她别开视线,看向冬木的市区。

  正确说来是冬木最高的那座大厦。

  卡莲笑着,看向那个在她所在的位置,像针一样细的那座塔。

  「我可是帮忙了。エミヤシロウ?你要怎么补偿呢?我可是很期待呢。」

  她用舔舐了一下自己湿润的嘴唇。

  举止妖艳的是像要诱惑男人,金色的瞳孔也泛着水光。

  ——不知为何,让人不禁联想起舔着嘴唇的毒蛇。

  不过,吉尔伽美什(小)不会涉及这个话题。

  和吉尔伽美什(大)不同,他可是会察言观色的好孩子。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