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爾

啊,是啊,因為入了Fate的坑註冊的。
怎麼說呢?在熱度過了之後才入坑的好處是有滿滿的食糧,說不定多到吃不完呢~壞處是......該坑的都已經坑了......有些作品只要看看時間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想買的本也差不多絕版......唉,想要UBW的正版啊......何時才會有代理商呢?

[轉貼][紅A同人]貫穿命運-漆黑的螺旋 作者:クラウン=クラウ

终章 螺旋的命运(下之三)


   

      「在,在哪里?」


  「又不见了吗?」


  在冬木街道上的某一角,几个人的集团喊声即可怖又狼狈。

  他们是猎手。

  他们的目标是侵入这条道路上的洋馆——远坂邸。

  既定的目标已在眼前,但也已止步于此,无法继续前进。

  失去意识的伙伴在地上翻滚着。

  不,在那之前,想要侵入的他们却无法逃出去,被隔离开来各个击破,这样却叫做袭猎手,好像不太对劲。


  「来,来了!?」


  注意到被切开的风声,一人提醒伙伴注意,不过,有几个反应慢了半拍的人,被什么飞起来的东西痛打了一通,失去了意识。

  粗看上去像是鞭子,实际上却更加可怕。

  现在,还能双脚站着的人,解明了其正体。

  金属之间的摩擦声,连接的铁之间的独特脆响,无不透露出,这是锁链的事实。

  单是皮鞭的末梢,飞行的速度超过音速,就能让人粉身碎骨。

  而现在是锁链,以同样的手法挥舞出去,结局如何不言自明。


  「切,那里!」


  黑暗中,间或能够看到女性的黑影若隐若现,浅红色的长发,以及被眼罩粗暴的遮蔽住的眼脸。


  「该死,又消失了吗!?」


  女人的影子又在背后消失。

  无论猎手发出了多大的声音,周围的人家也没有抗议。

  ——这一带张开了驱散旁人的结界。

  理解了这一点,猎手的脸色苍白。

  这里确实猎场。

  而自己是被猎人引诱的猎物……是提供给后续的猎手的悲哀的贡品……


  「不,不要啊!!」


  「等,等等!?」


  被恐惧深深折磨的一人决定逃跑,现在要执行原定的计划已不复可能。

  没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他的行动遵循本能,没有反驳的余地。

  不过,前提是没有撞上蜘蛛网的话。


  「这!!」


  不知不觉,男性已经被女人囚禁。

  像蜘蛛一样,被正面抓住,吮吸着脖颈。


  「嗯……是魔术师呢,味道不好吃呀……」


  不喜欢吗,女性,不,梅杜莎放开了男人。

  她的口中和男人的脖子上都留下了淡淡的红色痕迹,在场的全员心里都留下了恐怖的心灵创伤。

  虽然带着眼罩,但能感觉到底下清清楚楚的,凝视着自己的视线。


  「袭击樱的你们,可没办法这么轻易放回去呢。」


  没有被眼罩挡住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嘴唇,渗出了红色的血,配上她的笑容,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秘剑——燕返!」


  「切!!」


  「唔!?」


  「啊!?」


  身着羽织的剑士一揮剑,三人身上同时刻上了伤痕。

  伤口崩裂,血抹四散,而沾染上能够血雨的剑士,是佐佐木小次郎。


  「呼,哈!!」


  而在他身边身着西装的男人——葛木宗一郎,则用独特的拳术玩弄着敌人,拳拳入肉。


  「喝呀!!」


  对于攻击者来说,不过如此,但对于受攻击者,则是另一码事。

  一拳就能使肋骨粉碎,肝脏破裂,心脏停止跳动。

  葛木的手脚上,都笼罩着淡淡的魔力,应该是附加了攻击力强化的魔术。


  「哼,也就是这么多了,不过稍稍有些让人失望呢?」


  佐佐木小次郎环视四周,手持魔术礼装的魔术师步步后退。

  形式上,是十几个魔术师在柳洞寺的庭院内包围了佐佐木小次郎和葛木宗一郎,但哪方占了上风更是显而易见。

  无论是远远射来的火焰,或者疾风,都在【物干竿】的一挥,或者附加魔力的蛇拳的击打下,消失不见。


  「不过,女狐狸是怎么了吗?」


  也不用说别的,这种程度根本称不上是她的对手,即使是刚刚从期盼已久的新婚旅行中回来,她的爱也没有什么改变才是。

  到不如说,变得更积极旺盛了些。

  反而让人看着烦闷。

  那个女的,很难想象在葛木战斗的时候站在一边袖手旁观……倒不如说,冲在前面或站在身边更有可能。


  「她张开了结界,我也答应过,不会把别人放进寺庙。」


  好像无视了把自己的妻子称作女狐狸这件事。

  葛木一边打落袭来魔术,一边回答。


  「总不能让怀孕的人战斗把?」


  「……哈?」


  总是微笑者的佐佐木小次郎……端正的五官就僵在了脸上。

  大脑中玩味着葛木的话,咬碎,咽下,露出了含混的笑容。

  本来也有一股要大声笑出来的冲动,但既然在战场上,也总算是抑制住了。


  「哈,哈哈……原来如此,那家伙……是怀了孩子吗,还真是不该想不到。真是笨蛋。」


  佐佐木小次郎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笑着,一边用【物干竿】切开了魔术。

  实力差距就是如此,这种程度的袭击甚至留不下浅浅的伤痕。


  「那就赶紧结束把。那个女的。肯定在心心念念的看着这里。母亲太紧张对婴儿的胎教可不利啊。」


  手持【物干竿】,握紧拳头的二人,如鬼神般的,击飞了那些战意全无的魔术师。


  「……」


  这里的战斗,比其他的战场结束的都要更早。

  在日式宅邸的庭院里,魔术师们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而在一边站着俯瞰着他们的人,是铅灰色皮肤的,高大的半神,而靠着他的背的,是双手托枪的原魔术师杀手。


  「切嗣……」


  他们两个守护的人——爱丽丝菲尔和伊莉亚斯菲尔从房间里露出了脸。

  判断现在已经不再危险的二人跑下院子,朝着切嗣这边跑来。


  「抱歉,切肆……又让你战斗了。」


  「别在意,爱丽……我发了誓,要用自己的一切守护你们两个……」


  在那里的真的是「原」魔术师杀手。

  现在却并非独自战斗。

  如果魔术师们不袭击过来,也就不再有把枪拿在手上的理由。

  单是,现在的他,是丈夫,也是父亲。

  为了守护妻子,守护女儿而行动。

  ……只是,如此而已。

  卫宫切嗣,并非失去了力量。

  而是要以之全力守护自己重要的东西。


  「谢谢你」


  向一动不动的警戒四周的大英雄,这么感谢的说着。

  看得见,伊莉亚,在看自己。

  比起记忆中的少女,稍微长大了些,但对于这么高的赫拉克勒斯,自然还是要抬起头。


  「赫拉克勒斯真厉害啊。」


  「……」


  像是在哪里听过的话,和眼前少女说出口的,重叠在了一起。

    世界不同,时代不同,但她还是她。

  赫拉克勒斯看着伊莉亚斯菲尔,屈膝而跪。

  两人的视线,现在是同一高度。


  「是的。我很强。我要成为守护你的盾。」


  受肉的大英雄,得以从狂战士的枷锁中挣脱,他看向自己眼前的,曾无法起誓守护的少女,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他自心底立下誓言,这次一定要守护好她……


 「……哼。」


  在冬木最高的地方,中心塔的顶上,シロウ卸下了握住的弓,不由叹了口气。

  侵入冬木的可疑人物,已经全部击退完成。

  虽然欠了人情给教会的监视人员——卡莲有些可怕,不过,总会有办法的。

  讓她到來的,到底是教会呢,还是命运呢,总之只想让人摇头叹气……不过,难以置信的是,她比那个言峰绮礼,都能够更好地驾驭住吉尔伽美什。

  万万没想到还有人真的能控制吉尔伽美什,但考虑到她恶劣无比的性格,也实在是理所当然。


  「那么,残党的狩猎结束了吗?」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シロウ不慌不忙的解除了黑弓的投影。

  确实有着重量的实体,在シロウ的手中消除了形状,紧接着消散。


  「你那里又怎么样呢?你那一边应该是负责海路的把?」


  回头看去,是包裹着像轻铠一样的苍蓝的紧身衣的,手持赤枪的库丘林。

  他身旁是男装的丽人,巴泽特·弗拉加·马克雷密斯,站在一边。

  她是协会那边的监视人员。

  ……或许真有命运之轮,而且也在不断旋转。


  「你以为在对谁说啊?不过是五艘船,不是早就决定好了全都击沉吗?」


  这个男的,是要效仿义经的『八艘飞』吗?

  不过真的发生了,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对不起。这是我的管理不周。」


  无视先前种种,巴泽特低头道歉。

  这次的袭击,是教会和协会的一部分人共同挑起的

  只要有三个人的地方,就会形成党派。

  这就是所谓的组织心理。

  即使两个人相互理解,剩下的一个人仍然有不满的可能。

  三个人就是如此,规模越大,感觉不满的人自然也就会越多。

  即使是教会和协会,也是一样。

  这次的袭击是那群家伙的暴走,不过,现在看来,干脆解决的彻底一点,如果有人打算继续这通胡来的计划,不失为一种警戒。

  再要凑齐这么多人数,会很困难。

  今后……


  「啊~啊,说起来,Saber……」


  「嗯?」


  思考一时中断,シロウ的耳朵捕捉到了不能听过就算的几个词语。

  鹰瞳也更加敏锐。


  「你想说什么?库丘林?」


  「哎呀~十年了吧?虽然已经过了时效,但是当时你为什么不挽留她呢?并不是,没办法吧?


  「……」


  シロウ沉默以对。

  比如,让切嗣和时臣两人供给魔力——这种做法,确实能够延续Saber的现界。

  要是这么做,在今夜的战斗中,苍银的骑士王,也肯定不会缺席。


  「……不,那大概是最好的结局吧。」


  ……她以自己的意愿,推进着时间,也做好了觉悟。

  如果在这里恋恋不舍,最后剩下的也只有依恋。

  正是离别的此情此景,才能在两人的记忆中,刻画下绮丽的篇章。


  「是懂得放手的好男人啊。」


  库丘林从心底感到吃惊。

  但是,在这以上也没有说些什么。

  他是懂得察言观色的男人。


  「嘿,シロウ?该开庆功宴吧,喝酒喝酒!」


  「说什么强词夺理的话啊,你呀。」


  大概是在顾虑我——不过想要喝酒,似乎也是真心。

  头疼了一会,到底是何者占据的比重更大。

  但是,最后,シロウ还是苦笑着答应了库丘林的建议。


  「也对,偶尔大醉一场也不错,我这有别人送的好酒。」


  「啊,你还挺上道啊~走吧走吧~」


  拉着在屋顶的边缘瞠目结舌的巴泽特,离开了屋顶。

  ……之后不知何故,其他的伙伴也在宴会中合流……不过,偶尔像这样大闹一场也不错。



  「……F*ck」


  机场的大厅。

  赤色外套,黑色长发,一边吮吸着雪茄一边不耐烦的晃着身子,乍一看是心情很糟的流氓。也不是日本人,所以在这种场合下,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的人,都把眼光射向了他。

  ……虽然不是什么英语考试中出现的书面用语,但知道F*ck这个单词意思的人为数不少。


  「哼,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国家里的螨虫总是一样多啊!」


  被周围的人看作了哪里的黑手党……韦伯·维尔维特直接吐出了内心的不满。

  个把单词倒也罢,不过听不懂这个长句的人只是若无其事的瞥他一眼,匆匆走过。

  顺便一提,韦伯每次在机场的大厅都说着一样的话。

  来日本的时候已经习惯这么做了,所以也没什么别的意思。

  不过,也确实,每次都有些被日本的人口密度所吓退。


  「喂,小子?一个人是说着什么不明不白的事呢?是中风了吗?」


  「……」


  韦伯听到这句话,气得要无力的虚脱。

  往常都是独自一人来日本,不过,这次有同伴。


  「那么,问下要怎么去秋叶原?」


  「为什么要直奔秋叶原啊!?」


  「来了日本,不去秋叶原去哪里啊?」


  确实,那是来日本旅游的外国人必定拜访的地点之一,不过……韦伯一边怒吼着,一边转过身,看着背后的二人。

  那里的是面庞冷峻的大汉,以及娇小的少女形成的不平衡组合。


  「……以后再说。先去主要的目的地。」


  「那个,说话算数?」


  韦伯受到伊斯坎达尔的影响,很喜欢游戏。

  所以来日本的时候,也一定会去秋叶原。

  有些遗憾不能坦白的说出口,但也是因为这次,有必须要先去的地方。


  「这里是……日本吗……」


  少女,用翡翠色的瞳孔环视四周。


  「韦伯·维尔维特先生?我们现在要去那里呢?]


  「啊啊,这次,我们要去……」


  韦伯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不禁显露笑容。

  一定会大吃一惊。

  自己也是,第一次和他们相遇的时候从心底感到惊讶,所以这些人不会让他们吃惊的话,反倒让人不能理解。


  「冬木城。」


  【食事所 理想乡】的厨房今天也是战场。

  炎卷八荒,食材在厨师的手中起舞。

  今天是中华料理之日、シロウ身边站着的,是挥动着炒锅的凛。

  丝毫不逊于本职的厨师,炎之料理人的身姿伫立于此。


  「哈啊啊啊啊啊!!」


  凛的情绪高涨。

  她通常都戴着一副假面,多多少少有些紧张。只有在这个时候,凛才会不知不觉的解除自己紧张的状态。シロウ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她做菜的时候一般不怎么出手。

  因为她做出来的菜也很好吃,所以谁也没多说什么。


  「シロウ哥哥?」


  「嗯?」


  处理食材的シロウ抬起了头。

  樱站在厨房的门口。


  「怎么了?」


  「韦伯先生来了。」


  「哈,好久不见。」


  也不等樱带路,隐隐有着印象的脸披着红色的外套挤到厨房门口窥视着。

  顺便一提,雪茄没叼在嘴里。

  他至少知道把雪茄带进厨房太过失礼的人。


  「啊啊,好久不见,韦伯?是不是又长高点了?」


  「F*ck!!啧,故意讽刺我吗!?」


  在那之后过了十年,韦伯的身高依旧是一米六——几乎没有继续长高的可能性。

  相对应的,シロウ在一米八以上——整整高出了一个头。

  シロウ知道韦伯对此颇为介意,却每每把这个用作捉弄他的材料。

  在过去的几年,韦伯的反应都很有趣,所以不知不觉停不下来。

  但是,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面对シロウ的捉弄,韦伯的表情颇有余裕。

  ……是发生了什么吗?


  「今天有些想让你见的人。」


  「想让我见的人?谁啊?」


  「听到了别吓一跳啊,是……」


       「这,这是!!……厨师!厨师在哪里!?」


       「……切!!」


  「啊!?」

  店里传来的喊声——不,还是咆哮来的确切,击溃了韦伯想要说的话。

  「那,那家伙等……」

   从打击中恢复的韦伯一边看着店的方向,一边抱着头。

  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韦伯说的,想要他见的人吧?

  从那家伙的说法来看,要见的也不止一人。

  ……但,为什么呢?

  听上去微妙的有些耳熟……但是,シロウ真能想起是谁的声音吗,就这样,听到了从店面那边传来的脚步声。

  而且是两人,先是轻巧的女性的脚步声,不过紧接着听到的是沉重的脚步声,恐怕是高大的男人。

  「哎呀哎呀,你可等下,这么急着冲出去很失礼吧?这里可是日本啊?」

  为什么呢?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也有些耳熟。

  原本,厨房到店面的距离很近。

  脚步声的主人在シロウ面前出现。

  「……」

  时间停止了。

  至少シロウ这么认为。

  「啊……」

  看到两人,凛做好的中华锅从手中跌落。

  从这个反应来看,似乎是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毛病。

  ……这种事,看到的这种事真的是现实吗?

  「你看,不是让人下巴都吓掉了吗?」

  「我,对……对不起。亚利克斯,看来是好吃到忘我了。」

  那金色的发梢……那白皙的肌肤……那翡翠的瞳孔……那个相貌……シロウ知之甚详。

  她的那番铁胃也让男人颇有印象。


  「那,那个,很抱歉造成这种骚动……对不起。嗯……我的日语听得懂吗?」

  似乎把无言的シロウ当作在生气。

  她的身影惶恐的蜷缩起来。

  实际上见到她,反而是自己有些惊慌失措,但现在的他,也无暇注意一旁韦伯脸上洋洋自得的表情。

  「呃……抱歉,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不,没什么……你是?」

  「啊,对不起,忘记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是……」

  以前,Saber曾见证シロウ的记忆,也很好奇他的人生是否与圣杯太过紧密。

  要说是被迫卷入,也不得不承认接点有些太多。

  偶然的事情太多太多……但反过来说,如果并不是什么偶然呢?

  在那场火灾中,安格拉曼纽的魔力沐浴在了生还者的身上,虽然与言峰绮礼无法相比,但也与安格拉曼钮多多少少联系了起来……虽然无法验证,但如果是这样……『再会』,也是命运吗?

  「我叫阿尔托利亚。」

  啊啊,又听到了命运转动的声音。

  シロウ在医院的走廊上前进。

  已经知道自己将要前去的场所,步伐中不带丝毫踌躇。

  表情也是微笑着的。

  到达了病房前,敲了敲门,不待回答就开门入内。

  一进去,就被躺着的她所吸引。

  前几天,已经成为母亲的她,把自己的孩子贴着白色的衬衣,抱在胸口。

  她看到シロウ推门入内,便以母亲般的微笑递出包在衣中的自己的孩子,シロ小心的接过。

  刚刚出生的婴儿稍稍睁开了双眼,对上了シロウ的视线。

  「……久等了。」

  没有主语,只有动词的一句话……不过,婴儿的面庞,歪着脸微微笑着,不知为何有些面熟。

  ……仿佛理解了シロウ的话,因再会而感到喜悦……描绘成螺旋的命运,如是交叉,亦如是继续。

(正篇 完)


完結灑花**~\(^0^)/~**感謝樓主!感謝層主翻譯!


另外(中)(下)有多少代表敏感詞愛我多深= =


评论(1)

热度(40)